回去寻找笔墨的周晋等人刚刚回来就看到这疯狂的一幕。或许在他们心中,需要重新认识这位从庐州州学就一直默默无闻的同窗了。就是这两天时间,罗彦的表现已经与往常恍若两人。这,真的是他们所认识的那位出身贫寒的罗彦么?
事实上罗彦自己也觉得疯狂,但是,那种要去守护刘卿语的冲动不停侵袭着罗彦的内心。不是罗彦不想抑制这种冲动,而是他根本无法自已。
莫名其妙就来到这个世界,然后莫名其妙得到了文宗系统。除了大致了解历史走向之外,罗彦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是,罗彦确实知道不少名流千古的大人物,但是恐怕这些人站到他面前,他也认不出来。何况,单方面的认识有什么用呢?
骤然看到刘卿语的容颜,那张罗彦刻骨铭心的脸,他又怎么会忍得住。
的确,仅仅是相同的一张脸,但是带给罗彦的,不仅仅是一个**丝对女神的爱恋,还有那种若有若无的安全感。似乎一瞬之间,罗彦觉得自己再也不是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虽然在罗彦在内心深处知道这仅仅是相似,但是这已经足够了,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安慰,不啻溺水之人手中抓的那根稻草。
教坊司虽然属于官办秦楼楚馆,但是和那些揣着一贯钱就能进进出出的低端场所还是区别很大的。能进这种地方的,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风雅气的。罗彦狂妄是一回事,座中自忖满腹才华的也不少,所以罗彦最初口出狂言的时候,被人敌视甚至鄙视是肯定的。长安毕竟是天下英才汇聚之地,而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估计除了那些在朝中的大人们,没有官身的一群人里最顶尖的一部分都在这里了。狂妄,自然是要拉仇恨的,尤其是在才艳双绝的刘大家要奉酒的时候。
本来吧,往常都是那些狗大户们拿钱才能砸出这样的机会,作为穷书生们,自然是没有机会能够得到刘卿语的垂青的。但是如今要玩文采,让那些狗大户都见鬼去吧。但是如今,好不容易没有了最具有威胁性的一群人,却没发现自己的阵营里边还隐藏着这样一头狼。
罗彦刚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全场哗然,有不少士子公然叫嚣:“区区一个庐州来的,敢有这么不要脸,什么叫这杯酒你喝定了。果然是夜郎自大,快快滚出教坊司,不要再给庐州丢脸。”
“是啊是啊,看来是第一次来长安,不知道这里是天下英才汇聚之地。”
“坐井观天,着实可笑。”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哂矣。”
……
然而随着罗彦一字一句将一首《木兰花令》念出来之后,教坊司一瞬间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