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酒楼的墙壁上留字素来是文人的雅好,其自我宣传的功能是十分强大的。像酒楼这种客流量极大的地方,那堵墙简直就是文人的战场。
罗彦留字的时候还是有很多人关注的,像醉仙楼这样的地方,能够留字的一般都是水平较高的人。不仅是文,还有字,唯有二者相得益彰,才能获得大家的认可,也才能通过这种方式扬名。
方才酒楼掌柜与罗彦一行人说话的情景还是有人注意到了,因此也知道上边留字的这个人不简单。
罗彦这才搁笔出门,就有人凑到墙下读诗。
“新丰美酒斗十千”
也就这样啊,这话谁也说的出来,没什么了不起的。不过能喝得起新丰酒的,恐怕也是个有钱人。虽然来这里的肯定荷包里有几两银子,但是说的这么豪气的恐怕也就寥寥几人。
“咸阳游侠多少年。”
为了破坏全诗的美感,罗彦是没有修改这些地名的,因此可能读起来有些突兀。但是放到不明就里的人手里,倒是觉得知道了这群少年来自何方。然并卵,好像也就那样。
“相逢义气为君饮”
也没什么啊,淡然无味。
“系马高楼垂柳边”
好像越来越没意思了。
然而把四句连起来念一遍,却突然觉得自己血脉喷张,想立马与旁边的好友多饮几杯。
很快就有人高喊:“掌柜的,来一坛新丰酒。”
话音刚落,另外一边又有人叫道:“掌柜的,我这里每人一坛新丰酒,今日我要不醉不归。”
于是乎叫喊声此起彼伏。
原本还暗自欣喜的掌柜此时也傻眼了。
像新丰酒这种好酒,每家储存的也不是很多。一方面它价格高,很少有人要;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新丰酒货源就稀缺。
大唐建立才几年,民生问题依然是大头。因此李渊也时不时限酒,以此来节省粮食。
因此这会儿要的人那么多,掌柜的只好一边应付,一边使唤伙计却进酒。这招牌绝对不能因为缺了新丰酒就砸了。没有,那就加价去买。客人服侍好了,以后经常来,还怕今天这点损失赚不回来。
罗彦写完那首诗之后,心里面其实是比较开心的。虽然不算是自己原创吧,但是这可是他凭借自己的记忆力获得的,而不是从系统里边得到的东西。也算是小小的有点成就感。
回去的路上,由于都多多少少喝了酒,头都有些发晕,因此相互搀扶着,走的很慢很慢。不过这会儿距离宵禁还有好长一段时间,也不虞被长安城的那些差役难为。
回到客栈之后,各自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