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望值异常地增加,罗彦虽然疑惑,但是也没有深究。反正增加声望值的方式也就那么一些,只要系统不提示异常,他也懒得多管。
由于授官还得等到两天后,左右这两天也没有什么事情,不如就拉着罗彦几个人在长安城四处走走。想了就做,罗彦立马出门去叫周晋他们几个。
昨天回来的时候,没有中举的几个士子也说了,要等到罗彦两人授官之后,再庆贺一番,然后才回庐州。有了充裕的时间,自然对于罗彦的提议非常赞同。这两个月以来,罗彦对于外出游玩这件事情一直表现的不是那么主动。平常要不是周晋出面,恐怕他们几个也没有那个本事去请罗彦。现在倒好,中了举之后,罗彦居然能主动邀请他们,所以一个个都答应的十分痛快。
各自回房收拾了一下东西,很快几个人就聚在了客栈门口。
对于外出游玩这种事情,最开心的还属周晋。这家伙似乎就是个待不住的主,罗彦邀请他的时候他就一口答应,等罗彦几人下来,他早早就等在客栈门口。、
似乎是在下边呆的久了,周晋听到了昨晚醉仙楼的趣事,因此罗彦下楼的时候,他一直看着罗彦笑个不停。
人聚齐,自然要商量去哪里的事情。昨天已经在醉仙楼吃吃喝喝玩了半天,因此去喝酒这种事情自然没有人再提及。其他一些遛狗斗鸡的事情,罗彦几个人也不怎么有兴趣。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几个人决定去城外踏青。
如今已经是三月底了,万物萌生,这城外也是一片青色。而且这个时候终南山的积雪还没有融化,因此可以坐在绿草地上欣赏雪景,也是别有一番风趣。
决定好了要去哪里,一行人当即在客栈购置了一些吃食和酒水,然后就走向城外。
一路上周晋还是盯着罗彦不停地看,看的周围几人都察觉了不对。罗彦这个时候早就有些受不了了,难道这货是个玻璃,想着周晋那五大三粗的身上,罗彦心里是一阵恶寒。绝对是想想就恶心的事情啊。
终于忍不住开口:“周兄,你这总是盯着兄弟看,难道小弟脸上长花了。”
也难为周晋忍了这么久,这会儿罗彦主动问他,顿时就憋不住了:“哈哈,罗兄你脸上是没长花,但是听了我得来的消息,恐怕你心里会乐开了花。”
“哦,还有这等事情,周兄,快说说。”旁边的几个顿时来了兴致。
也不等罗彦张口,周晋接着说:“昨晚咱们走后,据说醉仙楼卖出去了两百坛新丰酒。”说道这里周晋就停下来了,显然,他这是要卖个关子。
“这么厉害,恐怕罗兄的功劳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