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罗彦说完,基本上李玄道的问题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之后的士子答案也逃不出罗彦和周晋答案的范围。因此,陆老夫子几人耐心听完之后,只是简短做了点评,也就算过去了。
最后的军事方面,由于在场的也只有周晋一个人有这方面的功底,于志宁也就没有再多问。也是罗彦几个人刚开始还严阵以待的考校就这样算是结束了。
罗彦以为这样就算是完事了。
显然,罗彦是低估了陆老夫子的热情。
挥挥手,示意刘卿语停下,然后陆老夫子就叫道:“刘大家,且过来一叙。”
听到这话罗彦心里就是一突,诚然,这次过来的主要目的就是见刘卿语。但是刚才看到陆老夫子和孔颖达的玩闹,恐怕这美人关真是不好过啊。
刘卿语听见陆老夫子叫她,却也没有立即停下,而是把当下奏的这一曲彻底弹完,收拾好了琴,这才轻移莲步,缓缓走了过来。
这会儿刘卿语还是带着那顶遮了轻纱的斗笠,走过来之后向在场的众人浅浅一施礼,就坐在了丫鬟拿过来的绣墩上。
孔颖达这会儿嘿嘿一笑,对着罗彦就说:“罗小子,如今你可是再见了,不知道这如初见还能不能说得出口。”显然,孔颖达的意思就是要让罗彦作诗。
没等陆老夫子说话,盖文达应和道:“前些时日是如初见,而今自然也是能如初见。但是若无新诗,可是辜负了我这打秦王府酒窖里取来的剑南烧春,可是比你前些时候喝的新丰酒好多了。”
显然这几位的意思都一样了,作诗这件事情,今儿是逃不掉了。
罗彦想到这里,也就大大方方站起来,躬身一礼,然后就说:“恕晚辈无状,盖前辈能否先给小子一杯酒。正所谓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今日小子便再狂妄一回。”
谁知罗彦短短一句话,就赢得了在场所有人的喝彩。
“好一句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有此一句,今日当多喝三大杯。”孔颖达率先叫喊。
两盖兄弟也是鼓掌叫好,盖文懿更是不待自己哥哥斟酒,自己就倒了一大杯递给罗彦。至于李玄道和于志宁,也是目光闪烁,似乎想起了什么。
场上最淡定的还是陆老夫子,只见他挥手找来一个军士,然后就吩咐:“去,向那些外边的人讲,罗彦有一新句‘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仅这一句,值得我为他扬名。”
很快场外也是一阵惊叹。
罗彦接过盖文懿递过来的酒杯,俯身示意之后,抿了一口这盖文达赞不绝口的剑南烧春,感觉确实比新丰酒好多了。仅仅是这一口,罗彦便觉得自己的胸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