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彦在脑海中大致过了一遍关于海水晒盐的原理,感觉基本上能够跟别人讲清楚是怎么回事,而此时此刻,已经有快马赶向庐州。
关系到自己能不能进文学馆的事情,因此罗彦第二天早上起得特别早。梳洗过后,再次检查一遍条陈,确定没有什么疏漏的地方,这才吃点东西,准备过去叫周晋。
因为文学馆就设在天策府旁边,而周晋今天也要去拜会于志宁,所以两人正好是同路。
不曾想周晋也有来叫罗彦的打算,因此两人就在走廊里边就相遇了,相互问候一番,便结伴向天策府走去。
天策府位置紧靠长安南门,是大唐军事的核心,基本上如今的军务与军令都在这里处理。自打秦王被封天策上将,李渊下令开了天策府之后,基本上大唐很大一部分军事力量就掌握在天策府的手里。
所以,后世基本上认为天策府简直就成了李世民培养军中势力,豢养私兵的所在。
天策府并不豪华,基本上和平常的官员府邸差不多,但是却多了几分威严。门口左右各一座石狮子,表情狰狞,似是要跳出来吃人一般。
以石狮子为终点,到天策府门口,均有一队身穿皮甲的卫士,腰间挂刀,手持长枪,静静在各自的位置站岗。围绕着天策府的院墙,在街道上还有来来回回的府兵巡逻。其守卫森严,在这长安城里,怕是只有皇宫能够比得过了。
朱红的大门,上面遍布着碗口大的铜钉。顺着门往上看,只见一副宽大的匾额挂在上面,五个描金的大字“天策将军府”晃得人眼花。
毕竟是被邀请过来的,见了这么严肃的阵仗,罗彦和周晋却也显得十分轻松。罗彦是底气够足,他今天是来文学馆的,也进不了天策府,所以就无所谓了。而周晋则是有另外的原因,他从小就接触过军营,那种严肃的气氛比这个要厉害千百倍,所以也没什么感觉。
当下两人走过去,对其中一个守卫说道:“烦请通报,庐州周晋前来拜会于志宁大人。”
这名守卫先是让两人在这里等候,之后便跑过去通知队率。显然,那些大人们的招呼最多也就打到队率这一级,所以这名守卫过去通报后,就由守门的队率带领周晋走到门口,随后开门将周晋交代给门房,便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继续站岗。
罗彦看着不由点点头,不愧是天策府,连进个门都是这般复杂。不过军国大事,这里边呆的可是有不少军中的重要人物,守卫森严些也属正常。
目送着周晋进了天策府,罗彦优哉游哉向文学馆走去。反正文学馆距离天策府就没有几步路,本来文学馆就是挂靠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