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彦写完这十个字,感觉自己的书法水平似乎有了些许提高。不过,由于没有系统再跳出来提示他,所以具体提升到了什么水准,他还是不太清楚。但是,回过头看刚才的作品,罗彦自我感觉还是挺满意的。
天然居的掌柜显然也是识货的人,待几人欣赏完毕,便吩咐顶层不再接待任何客人。他的心里已经打定主意,等到墨干了,他要亲手拿去,找长安城最好的牌匾制作师傅,做一副对联挂在天然居门口。至于罗彦的原稿,最好是珍藏着。依照秦王的喜好,怕是班师回朝后会喜欢吧。
周晋这会儿也凑过来,悄悄对罗彦说道:“你小子行啊,看来以后真的可以跟着你在长安城混吃混喝了。”
看着周晋一副厚脸皮的样子,完全没有即将成为大唐九品公务员的觉悟,罗彦是彻底头疼了。“周兄,好歹你也马上成为朝廷命官了,不能这么有辱斯文吧。”
听到罗彦把自己的行为上升到这个地步,周晋只好打个哈哈:“开玩笑啦,罗兄你可别当真。不过,以后在下请罗兄吃饭,罗兄一定不能拒绝。”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周晋还是想着:“只要有你在,绝对可以刷脸,这不就行了。”
笑闹了一阵,由于于志宁还要回去处理公务,所以三人只好就此别去。
回客栈的路上,罗彦非常想问周晋今天去天策府的情形,但是毕竟周晋不主动说,罗彦还是觉得有些冒昧,所以还是强行忍住。
似乎知道罗彦的心思,到了客栈将要各自回房的时,周晋突然开口说道:“罗兄,后日将要授官了。不论到时候结果如何,都要沉下心来做事啊。凭借周兄的才华,终究不会被埋没。”
罗彦听了之后一愣,随后释然。周晋说这番话,恐怕是已经大致知道了后天授官的结果,而且自己的去向恐怕不是很乐观。
不论如何,罗彦还是要感谢周晋的提醒:“多谢周兄提醒,小弟省得。”
之后见罗彦没有什么的情绪,周晋也心里松了一口气,然后就挥手回房。
转身之后,罗彦的眼睛还是一眯,神色稍微有些冷峻。按照周晋刚才的提醒,自己后日授官肯定不会到什么好地方。这没有特别明确的结果,自己还是有些忐忑。
乘着有这个机会,罗彦还是梳理了一下自己现在的处境。
虽然说自己今天也去过文学馆了,但是恐怕一时之间获得秦王势力的帮助还是不可能的,今天周晋和自己的不同待遇非常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恐怕自己还处于被考察的阶段,所以这次授官秦王府出手帮助自己的可能性比较低。
但是另一方面又说明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