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里捧着小吏送过来的浅青官服和身份文牒,罗彦内心是各种吐槽。从九品虽然也是流内官,但也是最低级的流内官。这个官服,好歹也是代表着国家荣誉啊,怎么简单到如此地步,直接和道袍也没啥区别了吧。
不过也是罗彦想多了,他能想到的那种带着补子花里胡哨的官服,也是辫子王朝特有的,正所谓衣冠禽兽就是打这里来。要是罗彦知道这些事情,他绝对要为现在的官服点32个赞。土就土些,胜在没有各种令人遐想的空间,不是么。
不过接下来接到的通知让罗彦脸都绿了,这衣服是需要扎衣带的。以前罗彦作为平民百姓,衣带自然草草用根布条扎上就行了。但是如今居然要求自己去买那什么石做的衣带,简直了,发福利到底能不能发全套了。
这祖郎中说完各自去见主官正式就职的事情,就匆匆走了。
既然该办的事情都办完了,那么也该回去了。在长安的官员,吏部给了一旬的时间让各自安排居所,办理日常用需等私事。十天之后就要各自去拜见主官,然后走马上任。至于被安排到外地的官员,则允许在长安滞留半个月。
在场的人里边只有罗彦是被分配到了秘书省,所以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好跟别人套交情的,周晋的官职早已经定好了秦王府势力下的一个录事参军,所以两人就早早离开了吏部。毕竟,门口还有他们的同窗在等着。
出了吏部门口,陈琦几人一直盯着吏部往来的人,所以刚出门就看到了罗彦两人。很快几人走到一起,边回客栈边聊着罗彦两人的官职。
周晋的自不必多说,在场的士子基本上都知道他已经被天策府看中,所以做了录事参军,众人都替他高兴。反倒是罗彦的官职,让大家都大吃一惊。秘书省的校书郎,基本上如非有修史这类的功劳,不然官路蹉跎到不成样子。
看着众人一副惋惜的神情,罗彦反而笑了起来:“诸位仁兄这是怎么了,虽然秘书省官路蹉跎,但是也别忘了,秘书省毕竟是在宫中,比平常的九品官更加容易接触到国家大事。而且,见到皇上的机会也多,万一哪天小弟有幸得到陛下赏识,怕是也不是没有一飞冲天的机会。这大概就是福祸相依的道理吧。”
听到罗彦如此坦然地面对自己的官职,众人倒是心里面轻松了不少。想想罗彦说的,也挺有道理。于是都纷纷点头称是。
想想没有考中的几人明天就要回庐州,罗彦便提议为众人饯行。对于罗彦的提议,众人倒是拍手叫好。不过很快问题又来了,这到底是去哪里吃这顿饯行宴,倒是让几人陷入了争论。有说这家酒好的,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