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秘书省的住宿区,罗彦早上被文学馆的卫士请走的消息已经被传遍了。
这事儿可了不得。文学馆虽然建立才一年不到,但是有秦王这座靠山,又有陆德明孔颖达这样的名儒,对于文人来说简直就是圣地。文学馆的学士,对于文人来说那就是莫大的荣耀。秘书省虽然遍是饱学之士,但是能进文学馆的也没有几个,而且都不在这个大院里住。这个时候罗彦被文学馆的人请走,说明了什么?
这下可是露脸大了。
罗彦刚进开化坊门口,就有人迎面过来道贺。这突如其来的祝贺还真是把罗彦给弄蒙了,自己中奖了?不对啊,这个时候赌博倒是没被禁,但是自己压根就没有赌博过啊。难道是哪家的小姐看上自己,哭着喊着要嫁给自己?也不对啊,自己明恋刘卿语的事情应该传遍长安了才对。还有什么好事?
拉住这道贺的人,罗彦想问明缘由。真要是有哪家来提亲,罗彦决定奢侈就奢侈点,直接跑路去客栈住几天。
听到罗彦的疑问,这位路人哈哈一笑:“罗校书这是在骗谁呢?这会儿你进了文学馆的事情早就传遍开化坊了。”
知道了缘由的罗彦倒是镇定下来,原来是为这事。罗彦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在系统的帮助下这进文学馆的事情是必由之路,所以也没有觉得这件事情很重要。但是看这个人的表情,显然这文学馆的地位在文人眼里还不低。
一路在恭贺声中回到自己的房间,罗彦静下心来,想看看系统现在的情况。
自打上次读书破万卷的成就任务完成以后,也就今天系统有点动静,在罗彦看来,这系统不能叫文宗系统,叫懒蛋系统反而更加合适一些。
任务有几个,但是除了成就任务的第二阶段,其他的线都拉的很长,一时半会之间也没有什么好关注的。剩下的就是那个坑爹的抽奖,看着上边什么字都没有,显然是声望值还没有达到十万。
至于到底是多少,罗亚还是想仔细看看。
对于声望值,罗彦还是比较失望的,虽然自己沉寂了这十来天,声望值怎么说也会涨个好几十万。但是这会儿自己连一次普通抽奖的声望值都没攒够,这也真的是落差太大了。
罗彦怎么也想不到,这里是长安,是最不缺新闻的地方。在一个信息传递不发达但是信息更新速度快的地方,罗彦的事情真的就像是大海中的涟漪,连朵浪花都溅不起来,怎么可能会有绵延十数日的余波。
这十来天,加上抽奖剩下的,声望值堪堪达到九万。
罗彦那个心塞啊,这长安人怎么回事,都是有了新欢忘了旧爱么,原来预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