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德明对罗彦的突然来访也感到惊讶。
毕竟,两个人上一次见面还没出一天呢。不过既然罗彦选择这个时候求见,想必也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商量。挥手示意让门房把罗彦带到书房,陆夫子这个时候捋着长须思考罗彦的来意。
很快窗外的脚步声就打断了陆夫子的思考,陆府本来就不大,从门口到书房也就几十米的路,自然花不了太多时间。
等门房把罗彦送进书房,就很知趣地离开了。罗彦向着陆老夫子施礼时候,也不等陆德明询问来意,就主动说道:“此番来访,确实要夫子帮忙。”
“哦?进之可是有什么麻烦事,不妨说来老夫听听。”罗彦老实不客气的求助倒是引起了陆夫子的兴趣,不过在他看来,想必是事情不小,毕竟能让罗彦不经他询问便说出来求助的话,这事儿恐怕是小不了。
“其实,这件事说起来,可能还要遭夫子冷落,但是事到如今,怕是也没有别的办法了。”罗彦的话还是有些遮遮掩掩云山雾罩。
“哦?莫非是小友囊中羞涩?没事啊,老夫这就让府中送给小友。”陆夫子的脑洞大开让罗彦一阵无奈,连忙摆摆手拒绝。
“不是这件事情,就是想让先生雅正一下小子的几篇文章。”罗彦只好说明一半来意。
“哦,恐怕不止这样简单吧,要仅仅是看几篇文章,进之你的性子可不是夜深了还往我这府上来的人。”陆德明显然没有被罗彦的回答骗到。
“这个,确实还有别的事情,只是要先等先生把文章看完,这些事情才好说出来。”知道自己的目的被人家识破,罗彦只好羞涩地回答。
看着罗彦说了实话,陆夫子这下子才对罗彦说的文章来了兴趣。
罗彦从胸前掏出一沓文稿,双手端着,恭敬地送到陆德明手上。
文稿上字很大,这是罗彦为了照顾陆德明上了年纪眼睛不好刻意写大的,以是费了不少的纸才写完。陆老夫子拿到文稿之后就坐到了书桌后的椅子上,开始认真读起这罗彦费了半天功夫抄出来的《权书》。
罗彦还是按照原本《权书》文章的顺序排序的。因此陆夫子最先读到的就是那篇短小的《自序》。这是为了表明写这些东西的目的和意义,在整个《权书》里边,可以说是提纲挈领了。
陆夫子读完这短短的自序,不由得点头称赞。经历过三个朝代的他,自然明白这兵家之事和仁义之礼的纠葛,只是如今好多人断章取义闹来闹去,到头来反而不如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看的明白。
翻过页,看到的才是《心术》。《心术》能作为《权书》正文的第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