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罗彦苦笑着点头,颜师古一阵惊叹:“这个消息要是传出去,怕是长安城都要震一震了。”
这时候陆老夫子倒是坦然:“我就是因为他的这些文章,才决定收他做弟子的。其实文章不止那三篇,而是总共十篇加自序一篇。只是我怕放出去之后太过惊世骇俗,因此才拿了前三篇让国子学的那些学生看看,省得一个个整天眼高于顶。”
听到陆德明说罗彦写的东西不止三篇,颜师古的兴趣更加浓厚了,急匆匆地就要陆德明拿来给他看,至于高士廉,也在进长安城的时候见过了那三篇文章,所以也表现出好奇的神色。
这些天文学馆在长安的这几个人也是没闲着,都跑过来看陆夫子手里的《权书》。因此陆府这些天别的东西没多多少,这《权书》的抄录版倒是多了不少。
由于在场的也只有颜师古和高士廉两人没有见过完整版的《权书》,所以陆德明只让下人拿来两份,分发给两人观看。
这些天来文学馆的其他人基本上都能把这十篇文章倒背如流,毕竟里边的一些观点大胆新奇,但是又非常符合现在的情况。
颜师古和高士廉自然也是识货的人,看完那篇《自序》之后就点头称赞。多年来儒家对军事就像是外行一样,一方面儒生平时专注读书,不知兵事;但是也有人故意夸大仁义和战争的矛盾,使得儒生治兵有了很大的阻碍。想必罗彦的这些文章一出,这种情况会有很大的改善。
很快,罗彦又多了两个重量级的粉丝。
对于这样的事情罗彦还是很开心的,毕竟又多了两个贡献声望值的。
一番拍案叫绝之后,颜师古看罗彦的眼神都不一样了,连声说陆德明收了个好弟子。
也难怪。这个时候儒家收弟子,主要还是看人品如何,其次再是看学问。罗彦如今也就十六岁,若非人穷早当家,这冠礼和表字都要等到四年后才有。就算是现在人品有点瑕疵,在陆德明的教导之下也能改回来。至于这学问一道,就更好说了,能写出现在这样的文章,以后成长的空间还那么大。
对于这样的弟子,陆德明也是非常满意的。虽然罗彦有时候对于一些小细节很白痴,但是在大事上还是非常明智的。那些无伤大雅的事情,以后日常生活中慢慢教就可以了。
宴会就在一番夸赞声中结束。
等目送这几位离开之后,罗彦跟着陆德明走到了书房。
既然拜了师,这名分也不是白给的,陆德明自然要履行师长的责任。一直以来,陆德明了解的也就是罗彦是不是能拿出来几首好诗,至于文章,也就这次给陆德明一些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