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了这些人求字,罗彦也不待字画摊的老板帮着装裱,直接等着墨干就带走。
硬黄纸的装裱起来要比宣纸费事一些,原本罗彦还以为装裱书画很简单,但是问过之后才知道,这个时候装裱一副卷轴怎么说也得十天半个月。按照这个时间,明显是赶不上趟。罗彦只好放弃了装裱的打算。
不过硬黄纸本身也事急从权,这不装裱,自然不能当最主要的礼物。罗彦想了想,还是趁天色尚早再寻找一件礼物才是正道。
趁着墨干的当口,罗彦想了一下要送什么好。最终决定还是送个玉制的小东西好了。相比首饰之类,老人家手里头有个把玩的东西,总是会比那些戴给别人看的要好多了。好在罗彦出门的时候还是带了点钱的,所以要买个小玉制品身上的钱还是足够的。打定主意,看着纸上墨迹见干,罗彦收拾一下,向店家付过钱之后,飘然而去。
小把件倒是挺好买,有了目标罗彦自然是很快找到这样一件卖玉器的铺子。挑来挑去,最终罗彦看上了一件被刻成白菜状的把件。还有一件,是一块用青玉雕成的荷花挂件,罗彦看着非常喜欢,也顺手拿着。很是慷慨地买下来,摸着自己再一次干瘪的荷包,罗彦寻思着自己是不是也成了传说中的败家爷们。
自打给庐州捎去一些银子之后,自己身上剩的就不多了。下个月的生活,可是全指望着朝廷的发放的俸禄。
其实这俸禄似乎也没多少,恩,应该说罗彦官太小,挣的工资不多。禄米、人力、职田,这基本上就是秘书省的官员全部的工资组成了,作为从九品的校书郎,每月这些加起来也就是接近2000文的工资,恩,差不多二两银子。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这样一算下来,罗彦感觉自己要是不省吃俭用活都活不下去。
不过罗彦也是纯粹自己吓自己,贞观最鼎盛的时候,一斗米五文钱。现在刚刚立国,各地局势都不稳定,但是粮食的价格也没有飙到六七十文一斗的地步。何况罗彦正常工作的时候午餐是朝廷提供,所以仅仅是解决衣食住行的问题,罗彦的俸禄是狗两三个人用了。
罗彦之所以感觉自己得节俭,主要还是这个月自己花的钱实在是超出自己的俸禄太多了。这两下一比较,他自己就觉得撑不下去了。
东西买到手,也仅仅就是那么一瞬间的吐槽,看着天色,也快要到晚饭的时候,罗彦也准备回陆府了。
这时候陆德明老爷子刚从国子学回来,好在陆府一早就知道今天搬进来一位客人,所以这晚饭自然也就做的多点,省下了罗彦没饭吃的尴尬。
由于男女坐不同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