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大唐第一次做好人,罗彦感觉心里挺爽的。
看着崔颍他们已经从沉醉中醒来,罗彦指指安然入睡的崔琮,示意几人安静一些。点点头,指着不远的地方,崔颍率先走过去。随后罗彦和卢凌崔政他们也一起跟着崔颍。
走到一处已经距离崔琮很远的地方,几人这才坐下来。
“既然堂兄已经跟罗兄说过了他的故事,那么颍这会儿说一些题外话也就无关大碍了。自从得知那位姑娘嫁作人妇,堂兄就茶饭不思。若非大伯命下人强行灌些膳食,怕是堂兄现在早就形销骨立了。”崔颍慨叹着。
卢凌这会儿倒是说了句冷场的话:“你这堂兄,到现在才知道自己错了么。当初哭着喊着要娶人家姑娘作大房,我说怎么就不长长脑子。我等世家子弟,婚姻大事自己能做的了主么?真想一生一世,也要徐徐图之。”
虽然这话说的有些破坏气氛,但是崔颍兄弟俩倒是也没有反驳什么。
五姓七望能够达到如今的鼎盛程度,除了层出不穷的人才之外,和其他豪门联姻也是一种重要的手段。如今五姓七望中间,可能就太原王氏底蕴不深,进入豪门行列时间不久,所以联姻的程度要低一些。其他六家的亲戚关系那叫一个复杂。
为什么卢凌能和崔颍他们哥俩玩到一起?这志趣相投是一方面,最重要的还是他们两家就有亲戚关系。崔颍的母亲就是卢凌的姑姑,所以刚才卢凌说话才那么不客气。
而他们,也仅仅是这些联姻关系中小小的一个例子。
利益牵扯,血脉纠缠,因此这些世家相互扶助又相互竞争,所以生命力才一直这么旺盛。
沉吟了一段时间,崔颍苦笑一下,缓缓说道:“你啊,说话这么直,就不怕惹人伤心么。”
卢凌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反正个中情由你也一清二楚,我等到了这个年纪,家里人早就说了多少遍了。我阿娘就说了,我这大房的位子,就连我阿爷都说不上话,还得看族老们的意思。不过,要是有喜欢的女子,倒是可以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我就不信你家没有说过这个事情。”
也不等崔颍答话,崔政就接着回答:“肯定说了,以前还是偶尔提起,自打除了崔琮堂兄的这件事情之后,我阿爷三天两头把我叫过去耳提面命,感觉以前考察我学问都有没有这么勤快。”
几个人听了崔政这般回答,都笑了起来。
不过崔琮的事情也就谈到这里了,接下来的时间,四个人还是坐着看看桃花,顺便说说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
随着刘黑闼被击败,山东徐圆朗杀了刘世彻,开始在山东搅风搅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