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初六,长安城万人空巷。
在这一天,李世民带着他的部属,要班师回朝了。
对于自己即将要抱紧的大腿,罗彦自己当然不会放过这样凑热闹的机会。至于自己的编修工作,呵呵,没看见一大早上这编修院请假的官员就有十之五六。欧阳询看见这走了大半的人,无奈之下,只好私自做主,以大军凯旋值得庆贺为由,连值守的人都没有留,全都放假。
按说这私自放假不合规制,但是今天要迎接的是谁?天策上将,秦王,李世民。要不是有言官拦着,李渊都要去明德门迎接李世民了。所以,对于手底下这些官员偷偷摸摸干这事,李渊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怪罪。
反正罗彦听了这消息,连原本的请假都不用了,直接奔到明德门去了。
不过这一路走的也相当艰难。怎么说呢,从明德门到朱雀门这一条大街上,九个坊市的距离,两边满满的都是人。这上到五六十的老翁,下到五六岁的垂髫儿童,还有大姑娘小媳妇的,街边再也没有摆摊子的位置。
错估了形式,自然要付出代价,罗彦最后只能绕道,从其他的大街上绕到明德门。
因为路程的增加,罗彦到达明德门的时候,李世民的队伍也已经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当中。只见远处尘土飞扬,在土黄的烟尘里,一团黑云从远处疾驰而来,再近些,便看见是一队人马。这尚未看清楚到底有几许人,便是这人影都能看的清楚了。一愣神的时候,这队人马便已经到了明德门前方不足五十米的地方。
这个时候马也慢了下来,人们这才能看清楚这马上人的样貌。
为首的一人,头戴武冠,着明黄圆领长袍,腰间缚着一条青玉带,足踏皂靴。待到更近一些,罗彦便看到这人相貌清朗,加上腰间斜跨的宝剑,风采翩然。距离明德门还有二十多米的时候这门口围观的人就已经不住嘴地喊着:“秦王千岁。”疯狂程度不亚于后世某些天王巨星的接机场面。
罗彦知道这就是李世民了。
李世民身后是四列人马,统共有十来人,两边的人都身着明光铠,太阳照耀下分外亮眼。至于中间的那几个人则身着布衣,若非是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倒是叫人以为这几人在游玩。
再往后,则是数百黑衣黑甲,马上放有横刀的士兵。
不用问,罗彦一眼就认出来这就是后世大名鼎鼎的玄甲精骑。
看来,虽然徐圆朗被打得落花流水,但是山东的局势还是不容乐观。不然,李世民也不会仅仅带了几百部属就回来了。
李渊今天是没来,但是面对自己的亲儿子,而且还是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