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在太极宫和李渊说了什么,大家都不关心。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第二天的庆功宴上。
虽然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是还有一句叫做才学有高下。庆功宴的热点就在于,给这些文人简单的排了一下等次。当然,因为考验只有三项,所以这样的排名自然也有失偏颇。不过,毕竟秦王府和文学馆的名头实在太过响亮,所以这偏颇一说也就淹没到人们的热情当中了。
名声,这是庆功宴最能给文人带来的东西。自然是引得这些人趋之若鹜。
这第二天还没有到午时呢,天然居的门口就挤满了人。庆功宴看似严苛的考核,其实并没有吓退多少人。这会儿门口的地方已经挤满了士子,四周又是前来围观的长安百姓,远远望去,脑袋瓜子黑压压一片,里三层外三层直接把天然居门口的路都给堵了。
当然,这会儿正式的考核还没有开始,这些人自然就边是等待边是聊天。
“这门口的对联写的不错,字好,句也好,也不知道是哪位名家的手笔。”
“确实,能挂在天然居门口的,自然是非同一般。这天然居是秦王手里的产业,难道是虞记室的手笔?”
“似这般不留姓名的,绝对是名家手笔。只是,虞记室的字我见过,好像跟这个不一样啊。”
“是啊,这般飘逸的笔法,不是虞记室的风格。”
“那会是谁?”
好些人对天然居门口柱子上的对联产生了兴趣。
自打罗彦在长安不停出风头之后,天然居的掌柜也就熄了炒作的心思。光是这幅对联的内容,就已经足够长安城的文士们品味大半年的了。
罗彦现在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大早上图着睡懒觉,所以根本就没想到场面会这么热闹。所以吧,等到快要午时的时候罗彦才从陆府出来。这不,这会儿直接被堵到天然居几十米外,挤都挤不进去。
怎么办,罗彦急了,扯着嗓子喊道:“金吾卫来了,大家快散了啊。”
没动静。
罗彦继续喊道:“金吾卫真的来了,大家快散了,再不走就要被抓到大狱去了。”
继续没动静。
罗彦还想喊第三嗓子的时候,旁边的围观群众都看不下去了。
“少年啊,你还是省省吧。今天这事情,金吾卫早就得到消息了,这天然居自然由秦王府的侍卫来保护。真当我们好骗啊。”
这假话骗不过去,没有办法,罗彦只好实话实说:“众位大爷,行行好吧。我是前去参加考核的士子,你们这路一堵,实在进不去呀。”
原本以为说了这话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