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第二层的考核倒是很有意思。
考核的形式就跟玩似的,而考核的内容告诉你这就是在玩。
罗彦的运气也不算太好,抽到的五个题目罗彦就没有一个能自己想出来的。好在事先准备了一本《古今灯谜大全》,没想到这上面还真有答案。
把自己抽到的纸条交给审核的儒生,罗彦开始一个一个说答案。
“门外汉。未入于室。”
“退席。不在其位。”
……
这次罗彦作弊之后,下定决心再也不搞这样的事情了,以后见着灯谜都要绕着走。就自己这智商,猜灯谜绝对是在找虐。这次是人品好能查到答案,下次可就说不准了。
进了二楼这会儿人数已经很少了,加上准备去三楼的,也就三十来个人。罗彦这就准备开始通关游戏呢,正要抬脚,就被人叫住了。
回头一看,原来是崔颍崔政兄弟俩。
“崔兄,怎的不见卢兄在啊?”罗彦好奇道。跟崔氏兄弟见了几次面,都有卢凌在场。这乍一下不见人,罗彦还真是有些疑问。
“前些时日表兄收到家书,要他回家一趟,因此没有赶上这盛会。”崔颍从容地回答,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等知道罗兄今日肯定会来,所以等在此处,想跟罗兄一起闯一闯最后一道考核。省得错过罗兄的好诗。”
这下罗彦终于知道为什么崔氏兄弟守在这里不上去了,原来就是奔着自己来的。
“崔兄过誉了,这第三道考核,谁能说一定会通过呢。来之前家师交代过,在我这里,怕是会严格很多。小弟这会儿都在担心,到时候这刷下来,那可真的就颜面扫地了。”
“哈哈,罗兄可是真的谦虚了。别的不说,罗兄的诗才我等可是十分佩服的。这一关,要是罗兄都过不了,恐怕到时候,连十个人都凑不够。”对于罗彦的忧虑,崔颍倒是有些好笑,明明有这个本事,还非要装谦虚。
听了崔颍的话,罗彦也不再辩驳。他才不会跟别人说,陆德明昨晚就说了,这十个名额是宁缺毋滥。
这会儿罗彦也上来了,崔颍兄弟和他简单聊了几句,就相约一起上三楼参加考核。
此时二楼已经有一些参加了考核失败的,通过他们的口中得知,三楼的考核官是陆德明和孔颖达这两尊大神,每次出的题目都不一样,基本上没有什么好准备的。他俩出了题目,需要士子在一炷香之内作诗。而且一次性就上去十个人同时考核,绝对能影响人的发挥。
听了这样的要求,崔氏兄弟也是面面相觑。这些人的要求已经这样了,对罗彦更加严格的要求会是怎样?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