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彦到达天然居顶层的时候,时间已经差不多到了未时末,这时候里边已经坐了不少人。罗彦进去的时候,门口就有一个小厮专门唱名的:“秘书省校书郎,庐州罗彦,文采斐然,通过三关。”一时间,倒是引得顶层里的人争相侧目。
罗彦在很多人眼中代表着神秘。无他,在长安做官三个月,罗彦的名声一天比一天大,但是见过罗彦真人的却很少。以致于提起庐州罗彦,人们知道他写过《权书》,写过《留侯论》做文章的功夫不比写诗的功夫差。而且据说读书刻苦,字写得好。这是所有人的共识。
至于其他,比如说年龄吧,有人说罗彦已经三十好几,也有人说罗彦只是个青头小伙子,还有的直接把罗彦当成了神童。更不用说样貌性格这些了。
这会儿见到真人,难免在好奇之余,多一些谈论。于是乎刚才还略微安静的顶层突然间就成了菜市场。
“这就是罗彦啊,长得倒是很年轻。”
“他真有传说的那么神?据说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文学馆学士的备选了。”
“别胡说,只是进了文学馆罢了。我等都没有资格当文学馆的学士,就他,还差得远呢。”
“那也相当了不起了,我们几人连文学馆都没有进去呢。”
“额,这样说实话真的好么?”
宾客区域的人们交头接耳的过程中,秦王府的这些人也犯了嘀咕。
盖文达就匆忙问李玄道:“李兄,这罗彦的请帖不是发了么,怎的这会儿他还通过考核才能进来?”
李玄道一脸无奈的样子:“昨日连同陆助教的帖子一起发的。只是送请帖的人来报,陆助教替罗彦拒绝了。”
这下不仅仅是盖文达惊讶,就连旁边坐着的于志宁也是一脸吃惊。陆德明胆子也太大了,这要是玩不好,自家弟子的名声可就全都葬在这里了。
“陆助教胆子可真大。只是,我还是不明白,就这点小名,罗彦会看得上?”于志宁指的是通过庆功宴的考核在士子中间扬名的事情。
“扬名?真要是想扬名倒好了。只是他师徒俩现在确实不需要这种扬名的法子,真正的目的,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李玄道故作高深。
不过他这次装神棍倒是非常成功,话音落了没多久,秦王府记室房玄龄就走过来问盖文达:“盖兄,这罗彦真的如你所说那般有才华?”
房玄龄的发问引起了盖文达的不满:“玄龄为何有此一问。他的条陈和《权书》你等已经看过,若是无才,怎会被我等几人联名纳入文学馆。”盖文达不能不生气,房玄龄的话似乎是在怀疑他的眼光一样。在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