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先提醒,本章有毒。
罗彦已经在思考到底是用哪首诗合适了。
其实以征战为题,还是那些跟随着李世民打过仗的人最具有发言权。罗彦要是强行把有些事拿过来用,但是肯定会不合意境,反而把那些传唱千古的名句给糟蹋了。刘卿语的这杯酒,怕是自己喝不到了。
不过酒喝不到,并不代表罗彦就不做这文抄公了。这会儿罗彦心里有经有了要抄袭的对象。再怎么说,有些态度罗彦还是要表明的,不然有些时候就会错失机会。
不等罗彦念诗,这有些人就坐不住了。似乎是怕罗彦起来之后风头出尽,索性最先站出来,也能在人前露脸。
“小生陇右赵尚铎,就先抛砖引玉,请秦王殿下及诸位品鉴。”这也是通过考核上来的士子,李世民差下人公布了赛诗的事情不久,就已经站了起来。
“陇上少年多义士,时逢板荡即投笔。
朝辞爷娘田舍里,暮饮宝马在山西。
弓簇疾飞射敌首,长剑飞舞杀贼酋。
一朝天阙拜帝子,功名万户荫贫妻。”
说不上好与不好,不过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能做出诗来,也算尚可。而且字里行间透漏着要投笔从戎的义气,说起来倒是有几分豪爽。李世民没有称赞他诗作的怎么样,但是对他想要行伍之间博取功名的想法倒是一阵赞赏。
这下可是炸锅了。见李世民这样肯定马上博功名的想法,原本已经有了腹稿的士子也改变了自己的想法,纷纷重新想起诗来。
又是一个士子站起来,见了礼之后,开始念起他的诗作。
“方退刘黑闼,又闻突厥来。
来时正合意,借此觅封侯。”
这哪像什么诗,纯粹就一打酱油的,李世民听得脸都绿了,直接就想骂人。不过还有比他更不爽的,座下一个肥头大耳的将军站出来就是一顿臭骂:“去你娘的。就你这也算是诗?老子没读过书都能作出一箩筐来。还什么来时正合意,合个鸟的意。”
一阵荤素不忌的臭骂把这个士子都骂懵了。
看着这位将军把自己心里的话都骂出来了,李世民一阵畅快,就该这么骂,连战争是什么都不知道,也敢在这里瞎咧咧。不过,面子功夫还是要做到的:“知节,不得无礼。左右,送这位公子下去休息。”
得,做的更绝,直接来一个眼不见为净。而且,还给人善待了这位士子的印象。
剩下的几人也不是傻子,他们今天通过考核来到这里,其实就是为了作诗刷名声,然后看在座的达官贵人里边有谁能看上自己,然后当人家的幕僚。当然,像崔颍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