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德明很少送礼,更不用说是拿自己的书画当礼品。因此李世民对于这份礼物更加珍视,毕竟,就算是他把陆德明招揽到文学馆一年多,也没有这样的东西落到自己手里。
李世民当下很是激动地感谢道:“多谢陆助教,世民能得此作,便是今晚最贵重的礼物了。”
陆德明笑着:“殿下过奖。可能在座的诸位还不知道,这卷轴,说是我送殿下的,还不如说是我师徒两人送的。老夫充其量就是代笔而已,这话,还是劣徒所说。”
这会儿孔颖达几个先前跟罗彦熟识的文学馆学士纷纷站出来为陆德明作证。
“之所以今天拿这幅字出来,一方面是想祝贺殿下凯旋,另一方面却是为了恭贺殿下得遇良才。”
这庆贺凯旋一说是众所周知,只是这得遇良才怎么解释?当下有人就不解了。
“老夫这弟子,虽然说收入门下也没有几个月,但是正是这几个月的接触,老夫发现他聪慧过人博闻强识,并且意志坚韧。正所谓举贤不避亲,老夫今日就是祝贺殿下能够遇见我这弟子。”陆德明下的决心不可谓不大。正所谓“唯器与名不可以假人”,陆德明这是正式要把罗彦往前推了。
刚刚还因为刘卿语的事情而陷入羞愤的罗彦,此时此刻泪水再也忍不住了。
自己一直以来比较看重的,到头来伤自己最深。而陆德明刚开始是抱着试试的态度阴差阳错拜的师,这会儿却对自己如此恩遇。
两相比较,罗彦悔恨中夹杂着愧疚,刚才好不容易忍住的泪水这会儿顺着脸颊就往下淌。
前边李世民自然对陆德明的话十分重视,因此就差人来叫罗彦。大庭广众之下,罗彦自然是不能流着泪水走上前去的,尤其是在这种所谓的喜悦的场合。于是乎拉起袖子在脸上搓了几把,等泪痕干了,虽然眼圈还是红的,但是也无关大碍,这才跟着侍者走上前去。
等罗彦到了李世民跟前,简单向李世民夫妇行礼之后,罗彦告一声罪,走到陆德明面前跪了下来。
“咚咚咚”三个响头,罗彦毫不犹豫磕了下去。
若非是有李世民在,这儒家的传承里还讲究这“天地君亲师”,罗彦早就冲过来给陆德明磕头了。这是从拜师礼之后罗彦第一次给陆德明行这样的大礼,也是在这个时候,罗彦从内心里边真正的认定陆德明是他的老师,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那种。
作为一个从现代穿越过来的灵魂,前世从小学到大学每年老师换一茬,这老师的地位在罗彦心中其实跟其他的服务型人才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这几个月罗彦读了不少书,了解了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