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然,当初那个很美好的梦破灭了。
罗彦的辗转反侧并没有获得系统的怜悯。当初虽然说红袖添香的任务没有任何的奖励,却没有说明会不会有惩罚。
这不,罗彦思绪万千的时候,久违的系统提示就来了。
“鉴于宿主对任务红袖添香的完全失败,特发布惩罚性任务:抄写《论语》五遍,五年内处于单身状态。时限三个月,任务成功无奖励,任务失败剥夺宿主已经掌握的任意一项能力。”
罗彦也顾不上再多想,一个劲的开始哀嚎。几个月前莺儿小姑娘的悲剧居然在自己身上重演,这也实在是太悲催了。而且这个任务惩罚实在是太过了。罗彦现在掌握的能力,这个能怎么说,吃饭的能力也是能力,但是某些羞羞的能力也是能力啊。按照系统这么坑的德行,谁能保证自己会特别幸运呢。
再看看这个时限,罗彦也是醉了。论语通篇多少万字呢,饶是现在罗彦的书法水平有了长足的长进,但是抄写五遍,这也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三个月,罗彦有种编书的时候要偷偷摸摸抄书的预感,就跟中学的时候上课抄作业一样一样的。
至于那个五年之内处于单身状态,这个倒是好说。现在朝廷只是规定了结婚年龄的下限,这上限都是长辈要操心的事情。在罗彦心里,他的长辈只有陆德明老夫子和那远在庐州的义兄。想要推脱婚姻,只要罗彦说自己还想在学问上下点功夫,肯定是能糊弄过去的。
思绪成功被系统的提示给转移过来,罗彦也没有了再想他和刘卿语之间的事情。在这个风云诡谲的大时代站稳了脚跟,再说吧。罗彦勉强地安慰着自己。
第二天罗彦开始正式地去办公,不过编修院的气氛就不一样了。
从昨天晚上开始,罗彦虽然没有占尽整个庆功宴的风头,但是很显然得到了李世民的认可,这比一般的加入李世民的阵营可是要有分量的多。
在一个就是,罗彦那个抄袭自后世大儒的理想。对于现在的文人来讲,这基本上就是一生要奋斗的目标了。但是这样一个宏伟的目标,居然是这样一个小后生提出来的,在士林当中,罗彦的地位反而比他之前的一番闹腾提升的要多。
所以,当罗彦第二天到了编修院,就有好多以前自持身份的儒生前来打招呼。
这些人就是这么单纯,他佩服你有可能仅仅就是因为你说了那么一句话。而在此之前,他会毫不客气给你脸色看。
待遇变化了一大截,但是罗彦的工作还是没有任何改变,依旧是抱着书各种查询资料。当然,这会儿罗彦就是纯粹为了完成任务,然后挤出来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