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弄了半天也没整明白到底该怎么应对。
罗彦作为一个旁观者,倒是看的很清楚。李渊要是下手,在不威胁到李世民的性命之前,恐怕李世民也没有那个心思去反抗。就像历史上一样,李渊最后把李世民的这些幕僚清理到就剩一个长孙无忌了,这还是看着长孙无垢的面子上。
而那个时候姑且不论李世民有没有在参加完李建成的宴会之后吐血,反正对心里头一直惦记着皇位的李世民来说,可真的就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想想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罗彦不得不硬着头皮开始为李世民出谋划策。
“殿下,小子别的主意没有。只是有一些小手法,如果能够帮得上殿下,也算是没有辜负殿下的期望了。”趁着场上因为没有办法而一片寂静的时候,罗彦站了出来。
这个时候是罗彦第二次参加文学馆的集会,平常大家来都是聊聊天下下棋,或者就是喝杯茶看看风景,所以罗彦一直没有来过。这集会不一样,肯定能够是要商量大事的。这会儿罗彦依然是坐到陆德明的身后,这说明他还没有完全走进李世民核心幕僚的行列,只能算是预备人才。
“不论怎么说,圣人要是想动诸位,在座的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够幸免。如果非要找出一个,那也只能是长孙先生。”罗彦这番分析其实根本不是他自己想出来的,完全参考了脑子里的那本《唐书》。
不过这番话倒是把事情分析的很合理,所以众人点头同意。
看着没有人反对,罗彦笑着说:“到时候只不过是大家不能像今天这样坐在一起讨论事情了,所以大家的沟通就成了问题。而且,恐怕到时候秦王府的出入都会被监管,这是最坏的情况。”
这下子很多人都默然不语了。
作为一个幕僚,不能跟在恩主身后出谋划策,那有什么用。
罗彦开始组织语言,接下来他说的才是重点。
“首先我想请房记室请求外放到蒲州或者秦州。”罗彦语出不能不说惊人。这可不是随便说说,房玄龄一直是李世民的左膀右臂,走了杜如晦已经让李世民心尖子都痛了,这再走了一个房玄龄,李世民的戏本怎么唱。
看着李世民就要张口,罗彦继续开口说道:“等房记室走后,还请李主簿和于中郎自请到万年县和长安县做一任县令。”
这话让这些人更加疑惑了,罗彦从开口到现在说的,每一条都是让李世民自断其臂。
就连陆德明也有些担心罗彦了,所以张口说了声:“进之,你这是……”罗彦对着自家老师笑笑,继续说道:“诸位且耐心听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