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了集雅轩送上门的好处,罗彦开始了他第二样表演。没错,就是表演,既然遇上了,罗彦是不会放过这样出风头的机会的。
奏乐的话,罗彦到现在为止是只会笛子的。所以只好请求集雅轩能够提供一支笛子过来。
毕竟罗彦也不是因为会吹笛子就随身带那么一支的人。
不过使用别人的笛子有个缺点就是不习惯,所以等小厮把笛子呈给罗彦的时候,他不得不胡乱吹一下试试音。
奈何这群人居然把罗彦试音的部分当真了,听得直摇头。有几个人也不管罗彦之前帮他们解围的事情了,直接嘲弄道:“论作诗,我等自然是不如这罗彦了。但是论起奏乐,他实在是太差了。”
不过很快罗彦就凭借着自己的演奏吧这群人的脸给打了。
到现在为止罗彦是没有系统的学习过音乐的,现有的能力全都是靠着系统给他灌输的。所以当下什么知名的曲子罗彦是一概不会的。
唯一能够演奏出来的,也只有一曲《乱红》。
不过已经足够了。
如果说这样一曲还不能征服这些人的话,那么别提这些人附庸风雅了,就是连提风雅的资格都没有了。这样的曲子,当你闭上眼睛去仔细听的时候,至少,心灵总是会多一丝宁静和平和。
演奏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但是这些人不管是听不听得明白,但是都在静静地听着,然后也没有过多的喧闹。
罗彦等了很久,就连他身边这些莽撞的青年们都没有出现之前那些拍着桌子大吼大叫的事情。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人群中才突然冒出声音来:“敢问罗校书,这首曲子,叫做什么名字?”
“这首曲子始作于玄都观赏桃花的时候,就叫做乱红吧。”反正是抄袭,何不再编造出一副很有故事的样子。为了声望值,罗彦也是拼了,后世选秀的各种套路,罗彦都基本上都开始用上。要不是因为自己实在是最近生活太过平凡,而且自己的家底已经被别人知道了不少,罗彦也不介意在编造个什么父母重病啊之类的故事。
三楼上的声音再次传来:“罗校书要是有意,鄙处愿奉上白银千两,只求能得到一副曲谱。”财帛动人心,这么多钱罗彦想要是没错,不过,现在他是没有那个本事把曲谱写出来的。没办法,只能装作高冷地拒绝了。
“抱歉,这首曲子牵涉到一个忧伤的故事,适逢其会大家听听就可以了,但是把它流落到这个地方,恕罗彦不能答应。”
这下子三楼的那个女子都感觉有些尴尬了。所以罗彦也只好弥补一下,继续说道:“之前的那首诗,在下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