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在明德门前多说一句话,李渊一副高冷的样子转身就走。剩下的事情,自然会有一应官员去做。
不过,此时此刻没有人会起来。虽然是大冬天,虽然跪着确实很冷很不舒服。当然,罗彦心里头不会这么想了,他可是丝毫没有什么敬畏之心。李渊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一个政客偶然间的感性流露。
但是罗彦不知道的是,李渊在进入明德门之后,就派人去打听到底是谁唱了这么一首歌。
回到太极宫,坐在精巧的暖炉旁边,李渊听着内卫的汇报:“圣人,根据属下对当时值守的士兵询问,确定当时唱那一曲的人,是前秘书省校书郎罗彦。”
“嗯?罗彦,这个名字倒是听起来很熟悉啊。”李渊听到这个名字,脑海里似乎想起些什么,但是记忆又不深刻。
“此人乃是本年进士科甲等,四月被授为秘书省校书郎,被国子学陆德明助教收为弟子。写过《权书》,名动长安,但是前些时候以精修学问为由,自行辞官。如今就寄居在陆府。”
听到《权书》,李渊开始有了印象,所以顺带着把罗彦之前的好多事情都想了起来。
面对这样一个人才,李渊想着把罗彦拉出来继续做官。不过想到罗彦才自己辞官没几天,自己就巴巴地跑上门给官,那也显得朝堂没有了威仪。更何况,罗彦才十几岁,时间还长着呢。
思考了一段时间之后,李渊吩咐一边的中书舍人:“拟旨,前中书舍人罗彦,谦恭好学,才德俱佳。念其家境贫寒,赏钱千贯,蜀锦五匹,十二经一套。”
反正李渊的意思已经传达到了,至于这圣旨上面怎么写,文字怎么写出花样来,这都是中书舍人的事情,跟李渊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本来以为可以抽身而去的罗彦,此时此刻却被一群大老粗给拦住了。
这些武将眼尖,那会儿咱就看清楚了罗彦的所在,这不,一等到李渊走人,立刻就有人把罗彦给堵了。而且,堵他的这个人罗彦还认识。
没错,罗彦最开始是被屈突诠给拦住的。这货凭着跟罗彦喝了几碗酒的交情,硬生生把罗彦拖到他老子的面前。
“阿爷,我就说了,这个人我认识,庐州罗彦,前些天我们还一起喝过酒呢。”屈突诠一脸显摆的样子,就差直接说来夸我了。
没有理会自己家的混小子,屈突通领着一帮子武将把罗彦给围了起来。
“罗小兄弟,你刚才唱的那个曲儿不错,要是有空,给咱们十二军的兄弟教教呗?”为了套近乎,屈突通是刻意忽略掉了两者之间的年龄差距。
李渊根据地域把天下兵马分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