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是要祭祖加守岁的。当然,罗彦作为寄居在陆府的客人,这祭祖的事情自然是没有他什么事情了。所以等陆老夫子带着一些下人忙活半天,罗彦才在饭桌上见到了自家老师。
今天因为要守岁,所以破例陆老夫人和莺儿也坐在一个桌上吃饭,然后一起聊天到过了子时,才算是守岁结束,方能各自回房睡觉。
因为到现在为止莺儿没有看到罗彦有一丝送她礼物的意思,所以整个守岁的时候,小姑娘都是嘟着嘴,硬是不看罗彦一眼。
看着小姑娘生气的样子,陆老夫子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什么,就是拉着罗彦开始聊天。而莺儿则是被自家奶奶拉着小手,絮絮叨叨说着她小时候的事情。这画面,简直不能更加和谐。
陆夫子跟罗彦说的,除了过几天跟着他去李世民的宴会之外,还是学问上的事情。眼见着《礼记》和《春秋左氏传》被陆夫子快速地讲完,剩下的其他基本经典,陆德明看罗彦马上就要回庐州一趟,接下来就要搬出去住,所以就和罗彦商量怎么进行接下来的学习。
陆德明不愧是一位好老师,他为罗彦规划的道路很简单,那就是让罗彦去别的大儒那里学习。接下来《诗经》和《尚书》找孔颖达,还有《周礼》和《仪礼》之前已经跟令狐德棻学习过,自然不提。至于《易经》和《公羊传》、《谷梁传》,因为罗彦年龄还轻,这些还不着急去学习。这样下来,基本上罗彦接下来的学习过程就有了大致的计划。
说道孔颖达,罗彦还真是有些怀念。经过数次的见面,孔颖达已经不止一次邀请罗彦去他家做客了。不过罗彦基本上没有太空余的时间,所以一直没有去过。想想从庐州回来之后,没有了秘书省大量的藏书,罗彦自己读书的话,孔颖达的家还真是绕不开的一环。毕竟,孔颖达家里的藏书可是太让人眼馋了。
师徒俩把大致的路线定下来,接着就是陆德明随口考校罗彦近期的学问。时间就在一问一答之间度过了。
没有春晚,没有倒计时,更没有烟花爆竹。
因为守岁的问题,罗彦第一次看到了古代人是怎么在夜间计时的。
陆德明家里的计时工具是铜壶滴水,不过时间肯定是不需要他们几个可以去看了,到时候自然是有下人专门看着然后汇报的。
至于更夫,毕竟人家更夫也是需要过年的,所以今天夜里是没有打更人的。更不用提那熟悉的“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了。
当下人报上来时间已经是子时的时候,陆德明老夫子和陆老夫人已经是有些精力不济了。至于莺儿小丫头,眼睛迷迷糊糊的,就差彻底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