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觥筹交错之后,剩下的就是开始讨论接下来一整年的一应事务。这个过程罗彦并不觉得陌生,此前参加的好几次集会都是在做这种事情。
其实李世民之所以这么着急在过年的时候就进行这场集会,主要还是因为他的老对手太子李建成在山东战场上成绩喜人捷报频传。这对于一直呆在长安城韬光养晦的李世民来说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李建成在山东大有作为,加上他手底下的李纲魏征这些人,拉拢山东的豪门就很轻松了。这在朝堂之上又是一股很强大的助力。而李建成的势力壮大,可不是李世民想看到的。
所以,虽然说心知肚明当下自己也只能和之前一样示弱,可是李世民还是不甘心就这样放任李建成做大。
罗彦心知这一年其实大唐并不安稳,虽然说李建成在山东平定了刘黑闼和徐圆朗。但是接下来突厥和吐谷浑进犯,丹阳和沙洲两地又起了叛乱,基本上战事和外交谈判就没有停过。所以现在李世民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李建成在山东已经拿到了想要的好处,不过也就那样了。反正李渊让李建成去山东纯粹就是为了让太子的地位更加稳固。接下来的战事不论是李世民还是李建成毛都沾不上。
所以接下来的博弈还是在朝堂上。
在这里可以说是李建成的主场,虽然这些天李建成去了山东,李世民趁机拉拢过不少人,但是收效甚微。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李世民挂着天策大将军的名号,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希望可言。最能拿主意的那个人,此时看好的并不是他。
听着李世民的这些高级幕僚侃侃而谈,罗彦倒是有些说不上来的羡慕。不管这些人说的对不对,至少是,他们现在可以这样为李世民出主意,而不像自己,虽然知道很多事情,却只能这样沉默着。即便是在李世民有需要的时候建言献策,也只是提供一种思路,到时候还得这些高级幕僚们点头才能被采纳。
其实李世民和他的幕僚们现在也被李建成的发展逼急了,这要真说起来,事情还得怪到李渊的头上。这货虽然给自己的大儿子安上了太子的名号,但是对于这个二儿子态度也是暧昧不清。虽然近来对于李世民的势力打压的很厉害,但是问题人家打压了之后,立马会给予同等的补偿。这算怎么回事,完全就是吊着李世民的希望。
不得不说李渊的这手实在是太过昏晕。
这摆明了就是让自己的两个儿子斗个不停嘛。李世民和他的幕僚一直迟迟不敢下定决心干一场大的,其实就是李渊和李建成还没有把他逼急了,这抱有幻想的日子里,自然还是要守着规矩办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