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让人绝望的话说出来,简直就是扔了一颗炸弹。座中人虽然养气功夫都不错,但是听了罗彦的话,还是脸上露出惊容。像年纪小一些的,有些面露颓色,有些愤愤不平,场上顿时有些喧闹。
房玄龄不得不喊了一声“肃静”震慑全场。虽然罗彦说的话是有些惊人,但是他还没有讲完,自然不能任由着场上这么喧闹下去。而且,形式要是不加控制,恐怕有些人会就此离开。
看到场面重新恢复安静,罗彦也不管李世民是什么表情,自顾自地说道:“东宫废立,关乎社稷。历数历代废太子,无非就是失德谋逆,若非重罪,怎么可能轻易被废。”
说着说着,罗彦抬头问在座的诸人:“诸位平心而论,当今太子,可有什么越矩之处?”
罗彦的这个问题可真是把在座的所有人给问住了。
当今太子李建成,真要说起来,已经算是以为相当贤明的太子了。要论军功,虽然比李世民差点,但是李建成从李渊起兵之初就跟随李渊南征北战,无非就是领兵的次数比李世民少一点而已;至于政事,从大唐建国以后,作为太子的李建成在政治上也是给自家老子很大的帮助,反而是李世民这样的事情少了很多。至于才德,也没有什么好挑刺的地方,不然像魏征这种人怎么可能就因为一个官位就把把自己卖给李建成。
自己这些人拥立李世民,也只不过是政见和个人偏好使然。所以想要抓住李建成的小辫子,实在是太困难了。
“为今之计,也不过就是以不变应万变,不然,我等恐怕会一个个步了杜先生的后尘。”罗彦其实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总不能直接跟李世民说,砍了李建成,你就是太子。这话要说出来,他自己就得被李世民给砍了。
没有办法,罗彦只能想出这样的馊主意。毕竟形式还没有坏到李世民无路可走的境地,大家都抱着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心态在博弈。
说了这么多心惊肉跳的话,原本以为罗彦会给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计谋,谁想到最后居然就是这么消极的办法。这下子是谁也不愿意相信罗彦的话了,李世民听了之后,心里也是有些失望,只是看着罗彦还年轻,所以还安慰了几句,这才把目光转向别人身上。
二流谋士里边,最被看好的罗彦已经跌落神坛,其他人自然是想着上位,所以纷纷踊跃发言。看着那些人说着特别激进的办法,罗彦也只能无奈地低头继续思索他今后的路。
当最初的建议演变成最后的吹捧的时候,就连李世民自己都听不下去了,宴会也就这样草草的结束。
回去的路上罗彦被陆老夫子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