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罗彦是睡在两个小家伙的房间中的。而冯勤和冯籍两人则被自己的父母拉到他们的房中挤着睡下了。
第二天起来,罗彦准备去拜会一下庐州府学的夫子和同窗。
其实在罗彦的记忆里也就寥寥几人能够回想起来,所以这次罗彦带的礼物就简单多了,无非是自己平常抄写的几本书,这都是给那些夫子的。至于同窗,到时候叫出来一起吃顿饭喝顿酒就已经足够了。
今年的科举经过一番改进,各州贡举者在十月的时候随上贡物品到长安,十二月的时候由吏部进行考试。这样一来,就大大节约了诸生去长安应试的成本。所以这个时候,正好府学的学生们刚刚回来听讲,基本上都在府学。也正好省的罗彦去问路。
庐州能够出来一个进士科进士,府学的夫子们自然是很开心的。一方面自己的教授有了成果,能够受到上官的嘉奖,另一方面,有了前辈做榜样,对于后辈的督导也有着非常大的激励作用。
虽说罗彦授官的时候给的是没有实权的校书郎,但是有了官身就已经不一样了。后来即便是辞官,但是罗彦在长安写的好多文章都被传到了庐州。府学的夫子们更是要求诸生把罗彦的文章给背下来。要求之高,一点也不比当初陆德明整了国子学的学生们低。而且每一次提到罗彦的文章,总会说罗彦当初读书的时候是多么多么刻苦。弄得庐州府学的学子们都有些谈罗彦色变了。
这会儿罗彦到了府学门口,仅仅是一通禀,就已经有一些学子往这边围了。好在有夫子及时过来,把罗彦给解救出来。
叙了一会儿旧,给几位夫子一一送上礼物之后,罗彦这才脱身。不停地问着路人,罗彦终于找到了在这府学中最熟悉的人——陈琦。这位和罗彦一起赶考,还帮罗彦捎过信的同窗,罗彦是印象特别深刻。
陈琦他们要到三天之后才能够外出,所以罗彦让陈琦把之前一起赶考的士子约好,三天后在庐州城内一处酒楼聚会。定好了时间,罗彦就和陈琦辞别了。实在是受不了越来越多的围观者,罗彦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猴子一样。
但是罗彦的逃离计划并没有成功,还没走出几步,罗彦就被赶来的府学训导给叫住了。作为这府学里边最大的官,从八品的训导就是罗彦没有辞官的时候,这品级都比人家低一截,何况人家以前还教过自己。没办法,罗彦只能乖乖留下。
“进之啊,这次叫住你,其实是想让你做一件事情。”这位训导和颜悦色的说道。
“还请训导吩咐。”直接就没有拒绝的理由所以罗彦也只能顺着这位的话。
“府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