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葬礼过后,随着时间的流逝,最终的结局无非就是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罗彦认识到这一点,所以对于这些士兵的嚎啕大哭根本就没有劝解的意思。再说,他也有种想哭的冲动,只是没有那么强烈罢了。
地上坐着的这些汉子之前就强忍着,这会儿放松下来,一顿大哭之后,居然有些人精神疲惫到直接瘫睡在地上。没办法,等众人的哭声大概平息之后,罗彦也只能跟着众人把这些汉子们一个个背回去。
再晚些,城门就要关了,纵然他们中间很多都是千牛卫,但是也没有那个权利能把城门给弄开。
回到长安城里,罗彦在千牛卫的军营里交还了铠甲。换上一身书生服,这才除了帐篷。
对于罗彦的身份这些军士们基本上是不了解的,只知道突然间塞进来这么一个人,训练的时候能跟得上大家,简单的仪仗跟没有出什么差错,但是只在训练的时候出现。所以基本上军士们对于罗彦还处于脸熟的认识程度。
这会儿罗彦出来之后,终于看到罗彦身上的衣服,这些当兵的就有些惊讶了。
“我说兄弟,你不会说你是个士子吧?”当下就有个在队列里和罗彦靠得比较近的军士问道。
“是的。”罗彦也不隐瞒,很是爽快的回答。反正这会儿都要离开了,这些事情也无关痛痒,藏着掖着反而不好。
“你不会是专门为了参加平阳昭公主殿下的葬礼才来参的军吧。”因为罗彦出现的时机实在是太过巧合,平阳公主葬礼前进来,葬礼完了就走,这个意图实在是太明显不过了。但是正因为太过明显,反而让人有些不敢相信,这些人当然是想再确认一下。
“是的,我确实是为了参加公主殿下的葬礼而来,如今葬礼已经结束,我也该走了。”罗彦的回答让围着他的人大吃一惊。没想到还真是这样。
“只是,为什么?”有人这会儿问的时候已经有些结结巴巴了。
“你是想问为什么我要这么做是吧?”罗彦笑着问向刚才出声的那个人。得到确认之后,罗彦深深叹口气,然后说道:“她是一介女子,却做到了千千万万男子都做不到的事情。像这等奇女子,我罗彦自然是非常佩服的。”
“啊?”这些所有人都异口同声喊了一声。
“你就是罗彦?”再次异口同声。
当然,接下来还有些脑子转得快的:“当过校书郎的那个?”
连续三个问句,罗彦只好用一句话来回答:“如果你们没有问错,那么我就是你们说的那个罗彦。”
“哎呦,可是见着真人了,没想到居然是个小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