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彦在秦王府的幕僚当中,隐隐有着年轻一代第一人的说法。虽然李玄道手下的这两个笔吏是近两年才收到手下,并不知道罗彦的赫赫大名,但是架不住王府里头这消息传得快啊。
三年前风头一时无两的罗校书,辞官不做跑去读书,三年后居然到秦王府当了个连品阶都没有的笔吏。这事儿刚开始,也就几个跟李玄道打交道的部门知道,结果后来事儿越传越远,莫说是整个秦王府,就连外边的人都知道了。
知道不要紧啊,但是速来这人们都是喜欢看热闹的。原本以前给李世民当幕僚,现在在秦王府也混了个一官半职的那些年轻人,三三两两是不是就找事儿过来看罗彦。
当然了,这里头也是分好几类人。有些人纯粹就是慕名前来。当年罗彦在长安城年轻一辈里名声大噪,但是见过罗彦本人的也不算太多。而且罗彦总共就出席过两次李世民的幕僚宴请,这里头好些人当时还没有那个资格参加这样的宴会。所以这个时候正好看看传说中的庐州罗彦长个什么样子。
但是还有一些人纯粹就是为了过来奚落罗彦的。当年罗彦可是倍受李世民看重,让他们这些同龄人可是深感压力巨大。好在罗彦总的就给李世民当众出过两次主意,都没有被李世民采纳,而且在当时看来罗彦的计谋还有些拙劣,所以这些人才放下心中的嫉妒。可是该和罗彦争的还是要争。然后这些人好不容易感觉自己要不罗彦比下去的时候,人家突然莫名其妙就走了。
这三年虽然说这些人好些都得到李世民的看重,直接就给了官职。但是当初被罗彦压下风头的事情,还是有些人耿耿于怀。
这不,听见罗彦如今在李玄道手底下做主簿,直接就跑过来找茬。
这日,一个名叫赵鉴的家伙就找上门来了。原本以为这货会跟其他人一般,过来打声招呼就走。恰好李玄道有事出门,这货进来以后,就坐着不走了。装模做样和罗彦闲聊几句,就拿出了真面目。
“罗校书,久闻阁下聪慧机敏,尤善写诗,今日小弟特来求教。”都二十好几岁的人了,这会儿因为憋着坏心思,所以叫法都很是谦虚。
“那都是以前年少无知,所以被人称赞了几句,就太过自傲。如今小弟那里当得上一句聪慧机敏,便是不被人骂愚钝,已经是大大的好事了。”罗彦虽然不知道这货会给自己挖坑,但还是习惯谦虚一些。
“哪里哪里,罗兄是真的太过谦了。”赵鉴还是纠缠着。
正当这个时候,门外又走进来好几个人,一进门跟罗彦简单打声招呼,就跟着赵鉴瞎起哄。
眼看着这事儿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