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得知自己几个人往后还能安心的做小道士,几个小家伙也放弃了继续听罗彦和自家师父天南地北的胡扯,开始继续享受罗彦带来的小吃。
而虚致师兄弟两个则是和罗彦谈论一些民俗之类的事情。
时间过的很快,简单吃了点午饭,又是一段闲聊,就到了罗彦和车夫约定好的时间。罗彦和虚致他们道别之后,一路下山,正好赶上车夫赶车到了山下。这下可好,终于是不用在这大冷的天等马车来了。坐到车上,这就匆匆回了长安城。
因为虚致几个人的事情,罗彦也多了几分感慨。
不论怎么说,宗教总是会被统治者牢牢掌握在手里。李渊也曾说过:“道大佛小,先老后释。”可是不受控制的宗教,他还不是该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就像是现在,考虑到全国各地方外之人四处开设庙观,纵然是尊老子为先祖,李渊还不是照样让道教躺着中枪。
回到陆府,因为这件事情,罗彦专门找陆德明诉说。听过罗彦的感慨之后,陆德明沉吟片刻,然后说道:“融合和方术的道教,若非依靠圣人,便成不了当世显学。长生之术,不过是一介骗局。唯有专心大道,才是根本。”
“只是,脱了那层玄虚的外衣,道教就回归了本源,成为理政的学派。如今那些方外之人,便是经验黄老治世思想的都没有几个,何谈理政。这样以来,这些人只会在歪路上越走越远。也是,长生的诱惑,又有谁能够抵挡的了。纵然明知道是骗局,也要去试一试。上有所好,下必效之。”
接下来陆德明就为罗彦讲了这道家和道教的区分。作为一个习惯考证的大儒,陆德明在这一方面自然是有很深的研究。
从黄老之阳,到老庄之阴,再到杨朱的全生保性,乃至道教,陆德明都给予了详细的解说。虽然都是简单的做了一个归纳,也让罗彦感觉见识大涨。
到了最后,陆德明也感慨道:“虽说我等都是儒家门生,但是也不能不说,乱世初定,当以黄老治世最佳。至于道教,却是有些不思进取,反倒流于和方士道为伍,整天做些霍乱神明的事情,无怪我等鄙薄。”
想想也是,当世的儒生,很多其实都是接受过道家思想的。正因为道家的思想传播广泛,所以道家产生之初,就依附与道家,甚至到后来还想着混淆道家学派和道教的概念。这就让人不能容忍了,君不见这世间默研老庄的多,反而是入观受戒的少,难道,仅仅是因为戒律森严无法久持?
不过对于黄老的治世学问,罗彦还是有些好奇的,所以跟陆德明请教。
自家弟子的求知欲,陆德明是非常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