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致感觉罗彦就是个傻子。
为什么呢?这个时代遇仙就是祥瑞啊,你没看错,就是祥瑞啊。好多人拐着弯编造谎言说自己遇仙了呢,到了罗彦这里,估计是真遇到了仙人,结果这货居然还要自己保守秘密。
这是什么道理,,完全没道理啊。你要是跟朝廷一汇报自己遇仙的事情,怎么着也能混个官当当,那也比现在在一个不得势的秦王手底下当笔吏好多了吧。而且见了当今的圣人,少说也能给你赏点什么。
见皇帝啊,虚致想想都激动。自己这辈子别说是见到仙人了,就是近距离见上皇帝一面,听皇帝对着自己说句话,那立马死了都值。
所以打客房出来之后,虚致嘴里是一直念叨罗彦是个傻子。好在虚致也是个守信的人,这件事情答应了罗彦,就再也没有往外说。
罗彦在玄都观睡了一晚,第二天早上早早就赶了回去。毕竟这也是第一次没有跟陆德明打招呼就夜不归宿,还是回去露个面比较好,省的以为出了什么意外,那就不好了。
在山中和那位不知名的老道士一番谈论,加上山间的风景确实很能舒缓人的心情,罗彦这下算是没有那么郁闷了。也不管先前自己怎么样,现在照样每天处理完李玄道扔过来的事情,然后抱起书就是死读。
原本以为这样平静的生活能够一直维持到六月,谁知道突然间就被王府的一个侍卫的匆匆赶来给打破了。
连同李玄道,李世民请他们两个人火速赶往议事大殿。
和李玄道对视一眼,彼此之间都心里暗叫一声不好,立马扔下手头的事务,就跟着侍卫走向秦王府的议事殿里。
罗彦他们这个时候来已经算是早的了,比他们更早一点的,也就房玄龄和杜如晦还有几个在秦王府办公的幕僚,其他的人都还正在路上。
李世民一脸的严肃中带着焦虑,房玄龄和杜如晦两人也是低着头思索着什么。看到三个主要的人物都是这样子,地下也是一阵慌乱,来的一些幕僚开始窃窃私语。
李玄道和罗彦坐到了一起,所以这会儿李玄道也对罗彦说道:“进之,你觉得,秦王这么匆忙的把我等叫来,到底是什么事情?”眼看着殿内的声音越发嘈杂,而作为幕僚之首的杜如晦,却依旧低着头,不见有任何呵斥,李玄道心里急了。
声音越是吵闹,气氛也越见凝重。
罗彦低声说道:“恐怕这件事情关乎殿下生死,我等静静看着就是,等人来齐了,殿下自然会说。”
很快,除了秦王府内办公的人,这里头最先来的反而是陆德明和孔颖达两人。毕竟这两位现在在国子学也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