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罗彦被人领进来以后,长孙无忌有些神色复杂地和罗彦见过礼。
这一见礼之后,长孙无忌反而不知道说什么了。看着久久无动于衷的长孙无忌,高士廉暗叹自家这外甥还是太嫩,所以就接过话头,问罗彦:“进之,好久不见。不知今日此来,所为何事?”
“确实好久不见。治中依然是风采依旧。罗彦此来,所为之事,却是和治中一样。”看到高士廉,罗彦心里也是轻松不少,总算是来了个以前说过话的。
“哦?不知道进之有什么高见。”高士廉这个时候也不打算让长孙无忌继续呆下去了,直接越过那些云山雾罩的话,询问罗彦的意思。
“高见没有一个。但是请求倒是有一个,不知道治中和长孙郎中能不能答应?”罗彦也不再绕弯子,开始说起正题,而此时脸上也收敛起刚才的轻松,变得严肃起来。
“愿闻其详。”高士廉见罗彦这会儿要开始说重点,示意罗彦继续往下讲。一边的长孙无忌此时也回过神来,仔细听罗彦接下来要说什么。
“请治中和长孙郎中,合力劝殿下及早动手。此外,还请长孙郎中派快马,把房杜二位先生接回来。有了这两位,殿下也更好行事。”罗彦这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高士廉和长孙无忌。
听了罗彦的话,两人也是一阵苦笑。“不是我等没有劝过殿下,而是此时殿下还没有下定决心。非要等到太子他们先动手,才肯行事。至于接回房杜二人,这个倒是简单,我手书一封,快马送过去,想必一两日内就能够把他们接回来。”长孙无忌这个时候说道。
“不,等到太子他们动手,恐怕一上来就是雷霆万钧,殿下到时候根本就不会再有反抗的机会。事到如今,已经是你死我活的地步,点下如此妇人之仁,怕是要送了性命。”罗彦一字一顿,盯着长孙无忌说道。
这个时候也就这位能够和李世民说上话,如果长孙无忌再不苦劝先下手为强,那么到时候大家的下场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也不等长孙无忌继续说话,罗彦接着说道:“太子殿下向来宽厚,对秦王都起了杀心。我等虽然只是幕僚,能过了太子那关,但是能过得了齐王那关么?不止是为秦王殿下,也为了我等惜身保命,还请长孙郎中三思。”
长孙无忌如何想不到这一点,刚才和高士廉说的就是这个事情。这会儿再被罗彦说出来,心里头也是一阵发苦,自己这些人果真是已经把性命寄托在李世民身上了,要是李世民还不行动,怕是到时候离心离德,李世民更加不容易成事了。
想到这里,长孙无忌和高士廉对视一眼,然后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