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早朝。
虽然李世民在昨日中午过后,对于长安城内只是进行了严格的巡查,并没有再把屠刀举向什么人。但是政变的消息一经传出,就闹得人心惶惶。普通的百姓还好,就算是权利变更,对他们的影响是基本没有。
但是这些朝廷官员就不一样了。
能够参加早朝的,基本上都是在长安的五品官。当官当到这个品级的时候,多多少少都参与过皇子间的争斗。这会儿这些人可都心里头忐忑不安呢。谁也不知道,李世民胜出以后,对他们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关乎性命和前途,由不得他们不紧张。
一时之间,大殿内的气疯有些凝重。
李渊终于姗姗来迟。之间这位满脸的疲惫,一点也没有睡了一夜养好精神的样子,眼中的血丝很是明显。被内侍扶着坐上龙床,挥挥手,内侍就把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圣旨拿了出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太子李建成,悖逆失德,同室操戈,与齐王李元吉合谋,意图谋害秦王世民,强取大位。幸得天佑,使其功败垂成。特废其封赏,一应家眷,交付有司看管,着后再审。恰寡人抱恙,朝中大事,心有余而力不足。自今日起,凡天下各道及京城兵马,均交由秦王世民统辖。各部政务,世民皆有处置之权,三省无比遵从。钦此。”
很简单的,李渊把军政大权全都交到了李世民的手里。
这还不算,这个时候内侍又拿出另一份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秦王世民,自幼聪敏,少有才德。自太原起兵,南征北战,功名赫赫,朝中文武,多有赞其当世人杰者。而今太子之位虚悬,朝中文武感其功绩,多有拥戴。着礼部择吉日,立其为储,移居东宫。钦此。”
要是第一份圣旨只是李渊把权利交给了李世民的话,那么第二份圣旨就是把大义和名誉也一并交给了他。很是直白的讲,这个时候不论是李世民逼迫,还是李渊自愿,总之,从今往后,基本上李渊就不会太过插手朝政了。
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
接过了内侍手上的圣旨,跪谢以后,李渊就拖着身心俱疲的身体回到了内宫。剩下的事情,自然是就要交给李世民处理。
李世民毕竟是一代明君,虽然那这个时候治政的本事还远不如往后那么娴熟,但是在一众幕僚的帮助下,自然还是知道这个时候要做什么。
在龙床旁边放了坐具,李世民正式开始履行监国的权利。
满脸严肃地对着大殿中的众人说道:“通告天下,今日之前,与李建成和李元吉有关系者,从此之后,既往不咎,惟愿诸位各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