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彦赶到秦王府的时候,李世民正在忙着处理一大堆的政务。虽说现在还没有正式登上太子之位,但是李世民别说是太子了,就算这个时候有人说他是皇帝,那也名副其实。
反观罗彦,这些天可以说很是闲散。反正之前李世民就没有给他安排什么职务,如今玄武门的事情已过,就是先前的笔吏,罗彦想做,李世民都感觉不好意思。但是偏生这个时候又不知道给罗彦安排个什么职务好,所以就一直这样拖着。
眼见得罗彦就这样通报一声走进来,李世民也是处理完手头的一份奏疏,这才抬头望着罗彦,问道:“进之这些天来倒是悠闲,不如明日前来帮我处理些事务?”分明就是在调侃罗彦这些天的闲散呢。
李世民麾下,比较倚重的文臣,这些天可都是忙活坏了。权力交接,准备大典,还要安抚民众,等等这些事情,李世民有时候都觉得把手下这些人累坏了。好在有长孙无垢这个贤内助,是不是吩咐府上做些滋补的菜品羹汤,送往这些人的手里,倒是让这些人更加忠心了。
“殿下要是有所差遣,我自然是万死不辞。不过,今天前来,却不是为了这些事情。”
罗彦的性格,向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李世民都已经习惯了这个刚刚被他当作核心幕僚的懒散少年。所以这会儿兴致也来了,就问道:“那你今天来,所为何事,要是什么琐碎的小事,明天你就继续跟着李主簿去处理文书吧。”
李世民的这话却没有吓到罗彦,只见他张望了四周一圈,李世民会意,就遣退左右。
坐下来以后,罗彦说道:“庐江王伏诛,想必殿下很是欣喜吧?”
这句话说的李世民一头的雾水,没听说李瑗和罗彦有什么关系,突然来这么一句,而且语气还很是严肃,所以李世民这会儿什么也没说,就这样望着罗彦,等着罗彦继续说话。在李世民心里,罗彦多次的出人意表的说话,最终都是大有深意,所以这个时候李世民知道这事情有蹊跷。
“王君廓不可信,殿下要防备一些了。”
王君廓此时还是李世民相当倚重的将领,所以罗彦这么说,李世民忍不住就要替他辩解:“进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王君廓跟随我多年,出生入死,向来对我大唐忠心耿耿,怎么会不可信呢?”
“殿下对于庐江王这个人,了解多少?”罗彦没有正面回答李世民的问题,只是突然问起李世民对与李瑗的认识程度。
“唔,此人年龄还比我小一些,性格懦弱,文不成武不就,若不是因为是宗室,恐怕也就是庸碌一生的人。”虽说李世民和李瑗交情不深,不过李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