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七月,是权利更迭异常频繁的一个月。短短一个月时间的间隔,原本的太子府属官们,突然就成了这个国家权利最高的那一层人。
高士廉成了侍中,宇文士及成了中书令。其他房杜以及长孙无忌这些人,统统成了三省六部的头头。李渊的权利,基本上在这个时候就全都移交给了李世民,并且为他铺好了路。至于军队,一番封赏下去,诸军的大将军基本上都被李世民的人给掌控着。
铺好了路,八月初九这天,李世民在隆重的典礼中登基了。短短两个月时间,为李建成和李元吉家眷修筑的深宫已经建好,也把这些统统送到那里严加看管。而李世民的继位大典就在东宫正式举行。
按理说这也是一件非常可喜可贺的事情,李世民权利到手,也终于可以安心。可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正所谓欲受千金必承其重,听到突厥集结大军前来进犯的消息,李世民就乐不起来了。
在此之前李世民已然下令让各地的军队严加防范。但是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各道兵马,依旧是按照平日的习惯,训练,巡视。不就是突厥的小股兵马前来袭扰么,大家见得多了,这几年也没少跟突厥打仗,所以都有些放松。
得知李世民刚刚继位的消息,早就已经准备好的颉利可汗立刻带着十数万骑兵南下。毕竟是骑兵,而且是一路劫掠,根本不受辎重的影响,所以这十多万个人马,居然短短几日就打到了泾州,向武功挺进。
这里,已经距离长安城不远了,再这么打下去,人家就要打到了家门口。
怎么办?历次对付突厥入侵的办法,要么议和给些东西让人家回家,要么迎头痛击打到他不敢来,再要么就是先打一架然后再议和。
此时此刻,朝堂之上正是一片吵嚷,为的就是怎么应对来势汹汹的突厥。
作为武德朝的老臣子,萧瑀陈叔达这些人自然是对几年前代州总管李大恩被杀的那一次印象颇深,为何,当初的局势要比现在好很多,但是那个时候大家都想着要把突厥打痛了,然后随便给点东西,哄他们回去。
结果呢,要不是一个郑元寿,这大唐都要被突厥给灭了。所以这些人是坚决不同意打仗的。
“陛下,依历年之旧事,我大唐虽然甲胄之士百万,然则突厥骑兵灵活机动,向少与我等大军正面交锋,反而依仗骑兵之迅速,善于集结大军对我军各个击破。值陛下初登大宝,不宜擅动刀兵,不弱就此议和。”萧瑀说道。
可是原秦王府的那些武将可不干了。这些人里头有不少和突厥打过仗的,此时见萧瑀如此夸大突厥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