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堂上的事情罗彦不知道,因为此时此刻,他还是当着那个悠闲的司经局文学。没有像房玄龄他们一样,短短一个月内从七品跳到四品,再从四品跳到正三品,一下子就成了人生赢家。罗彦还是守着司经局的一亩三分地,每天就是读读书。什么侍奉文章,这个时候李世民忙的要死,哪还会想起文章什么的。
但是这样舒服的日子就在今天戛然而止。
李世民在显德殿装了一手牛逼,但是真的要面对突厥的大军,还是要召集人手好好商量一下。这不,本来就被尉迟敬德前些时候一句什么割什么亡给提醒,李世民自然是不会忘了罗彦这个隐藏在书堆里的少年郎。
这次是文武的集体会议,就放在东宫,来的人都是李世民的近臣。
罗彦作为这些人里头唯一一个参与了玄武门之变却没有资格上早朝的,一进来就被好几个熟人开玩笑。
率先开头的是程知节,也不知道这位是从哪里来的熟络劲儿,见罗彦进殿,扯着嗓子喊着:“这不是罗文学么,我说,你啥时候让尉迟恭那个傻货背着逛长安。我等了快俩月了,你们咋一点动静都没有。”
说的让身边好些人一阵翻白眼。这货就是瞅着尉迟恭在泾阳,不会跟他当场翻脸,这才敢这么说。反正等尉迟恭来了,直接死不认账,又能奈他何。
罗彦可不会上当,笑容满面地说道:“程将军,我等一时嬉闹开的玩笑,怎么将军就当真了。”罗彦这样一说,倒是让不少人生起好感。尉迟恭毕竟是右武侯大将军,真要到时候把罗彦背着逛长安,丢的可就不是尉迟恭一个人的脸了。整个大唐的军队都要为此蒙羞。要是有些有心人再利用一下,没准还能成为文臣压住武将的一个借口。
白了程知节一眼,这些人满脸带笑把招呼着罗彦坐下。
虽说现在这些人现在可都是高官,一个个顶天的三品官在这里最少也坐了十来个,但是这些人可是一点也没有轻视罗彦这个七品文学。
为何?要说文的,人家在之前贡献给李世民的谋略,不必这些文臣差多少。要论武功,虽说比不上秦琼程知节这些大将军,可是就凭人家能拿着横刀把李世民的亲卫校尉给打败,还在玄武门之变的时候救了李世民的性命,顺手收割了李元吉的人头。这份功劳,随便扔给一个人,现在的地位都绝对不低。
谁知道罗彦就是这么一个奇葩,居然在起事以前就跟李世民打好招呼,不让自己幸进。
罗彦刚开始被封了一个司经局文学,把大家给弄得满头雾水,再怎么说也是救过李世民的命啊,怎么能这么小气,就算是人家之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