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水起自渭源,流经羲皇故里天水,绵延至咸阳长安等地,最终在潼关归于黄河。进入关中,地势逐渐平缓,但是一路携泥沙而来,河水还是显得有些浑浊。正值中秋,河边已经有些萧瑟的树木,时不时在河面撒下几片枯叶,夹杂着几分翠色的黄叶飘啊飘着,在水面泛起一道涟漪,又很快被飞腾的波浪抹去。
原本这也是一处上好的风景。只是此时此刻,却因为渭水两侧陈列的重兵,而让整个画面充满了铁血和肃杀。
虽然只是清晨,林立的长枪枪头映射着初阳的柔光,大红和明黄的大旗,也被初阳的颜色染上一丝橘黄。将军们身着明光铠,此时倒是让人觉得浑身散发着阳刚之气。河对岸突厥的人马,一阵战马嘶鸣,加上突厥人那难以理解的呵斥声,共同交织出渭水和谈的开始。
李世民一行人昨日傍晚就到了渭水,看到了对面的阵仗以后,大致估算了一下对方的人马,也是二十万左右,因此李世民又临时把一众文武聚到一起,简短地说了一些次日见颉利的事情。待问过所有的安排以后,李世民这才安心,遣众人回去休息。
会盟的时间被定到了辰时,不过在双方的头脑见面之间,地下的将士就已经摆开了阵势,相互示威。毕竟这是打生打死多少年的老对手,而且接下来的和谈又至关重要,所以这个时候双方这么一摆,就是想在这个时候占点上风,好让接下里自家老大出来的时候更加强势。
虽说突厥人马众多,但是突厥的政治体制,注定了颉利能够统辖他们,但是想要从上到下一条心,却十分艰难。所以大唐这方,本来京城各部就是精锐,而且待遇又好,精神面貌向来不错,加上万众一心,所以不论是气势还是声音,反而是大唐这边占优。
听到从外边进来的武将满脸笑容地汇报,估摸着时间也已经差不多,李世民就带着罗彦和尉迟恭两人骑马走上渭水大桥。
李世民这个时候可不在乎谁先谁后的问题。虽说事先还有些腐儒嚷嚷着要颉利先出来等李世民,不过很快就被李世民给否决了。
本来形势就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也不在乎那点面子,真正的和谈成功,到时候能少吃点亏,这才算是有面子。而且这件事情,终于不用那些起居舍人跟着,毕竟和谈对好些人来说也是一件屈辱的事情,而且是被人家打到家门口的和谈。所以为尊者讳,各种详情是不会被《起居注》记录的。索性李世民就放下自己的颜面,主动叫颉利来谈。
三人都是穿着常服,就连尉迟恭,也把身上的铠甲给卸下来了。当然了,李世民的身上还是穿了一件内甲,采用金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