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彦在一片羡慕中坦然接受了李世民的封赏。开国县公按照现有的勋爵制度,排在第五等,而国公也不过是排在第三等。这样以来,就算是有人觉得同时受封,也不会觉得没有面子。相反,罗彦没有战功,和李世民没有姻亲,食邑又加的多,反而没有让人觉得突兀。
真要是把一个二十刚出头的小伙子封成国公,然后还给个从五品的官,堪堪有上早朝的资格。到早朝的时候,你让这些品级低没爵位的官员们往哪里站,那些和他一样的爵位却站在文武百官前列的同僚们又怎么想。到时候除了外放之外,就没别的路可以走了。
原本以为罗彦的官职就这样定下来了,怎么说也要在秘书监好好呆上几年,然后凭借着李世民的看重,直接升到各部当个郎官。
谁料不出半个月,李世民就闹出了大动静。
把原本的弘文殿腾出来,倒腾进去二十多万卷书籍,设立弘文馆。随后把虞世南,褚亮,姚思廉,欧阳询这些文学之士,全都拉过来在本官的基础上,兼职弘文馆学士。这些人每天轮流值守,李世民有空就会过来跟他们谈古论今。
不过尤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在弘文馆,也设立了学堂,专门教三品以上官员的子弟。
这也是李世民被逼急了没办法。李世民和世家的关系,其实就算是李世民当了皇帝,但是也就仅仅是比较缓和。李世民手底下有一大帮子寒门出生的幕僚和武将,这些人现在基本上都占据着朝堂高位。
但是别忘了,往往最底层的官员数量才是最多的。而且涉及到实务的时候,也是这些人在处理。五姓七望在高层的人并不多,但是中层官员和底层官员,却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和这些世家有直接关系的。
对于这种情况李世民不得不防备,现在趁早培养出来一批人,到时候放下去历练一些时日,最少是可以防止过上十来年,朝堂的高层都逐渐被世家垄断。
这就是李世民的策略,造就新的世家,来对抗老的世家。不然,李世民一次性封那么多国公干嘛,而且里头寒门还相当多。
在塞进来很多官二代以后,李世民突然就把罗彦扔进去当了弘文馆的助教。
罗彦的本官是秘书监的著作郎,其实基本上就是个闲职。但是现在以本官兼任弘文馆助教,这个时候问题就来了,李世民直接安排人手,把他办公的地方就给挪到了弘文殿,还让人传话,往后,秘书监他就不用去了,直接呆在弘文馆,跟着一众弘文馆学士给孩子们上课。
因为是李世民比较看重的事情,弘文殿改成弘文馆,也就用了十来天的时间,本来的建筑都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