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值守的学士是罗彦的老熟人虞世南。当罗彦走进房门的时候,虞世南老先生正坐在椅子上喝茶。见罗彦走进来后,老先生笑着说:“进之你可是来晚了啊。”罗彦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说:“不怕先生笑话,小子毕竟是第一次教授学生,昨夜一宿没睡,只顾着看那些蒙学的书籍了。”
虞世南老先生见罗彦虽然精力充沛,但是脸上还是显得有些疲惫,温和地笑着说:“我等昨日没有分工,看来进之是想要教那些小孩子吗?”
听了虞世南的话语后,罗彦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小子从来没有教授过别人,诸多经义,小子倒是可以照搬夫子讲过的,唯独这蒙学,确实有些生疏。因此,特别找来了诸多书籍,好好地回顾了一番。昨日向夫子请教教授学生的办法,夫子只是告诉我,首先要学为人师行为世范,其次便是温故而知新。”
虞世南爽朗地笑着说:“陆博士在训诂一道,确实是经验丰富,看来他这一门的学问,将来就要全靠你传承了。”
一番寒暄以后,虞世南带着罗彦走进了授课的地方。见到两位先生进来,原本还在嬉闹的孩子们霎时间全都坐回了自己的座位,空旷的房间中顿时显得鸦雀无声。虞世南见状,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过让罗彦惊讶的是,虞世南老先生并没有和他想象的一样,按照之前的学习进度分开授课,反而是等所有人坐好以后,温和的开始讲起弘文馆的规矩。这样做的好处,一方面是让学生怀抱着敬畏之心来学习,另一方面也是为了
虞世南的声音虽然温和,但是在一众学生的眼睛看来,只要是夫子,都是相当严厉的,等规矩讲了以后,老先生这才开始分开授课。
老先生首先教授的,就是那些稚子。一篇千字文,老先生只给孩子们讲了二十个字,毕竟都是些小孩子,大部分的念头都还是停留在对世界的好奇和贪玩上,要是一下子讲太多,孩子么记不住,还会对蒙学产生一定的厌恶感。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训诂家,学问深只是基础,还要懂得学生的心理。
即便是这二十个字,虞世南也没有草草教完了事,而是每教一个字,就在挂起来的纸上写一遍,然后让孩子们跟着写,等检查完所有人的成果以后,这才会教授下一个字。所以,等虞世南教完这些孩童以后,时间已经过去快一个半时辰了。
把在一边看着自己授课的罗彦叫过来,虞世南吩咐道:“接下来的时间,进之你就看着这些孩子练习写字,要是孩子们有什么不会的,要用心教给他们。记住,这些事情,需要的全是耐心。养气功夫不到家,可是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