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王氏子弟之前的言行惹得大家心里都有些芥蒂,但是吃饭喝酒还是把尴尬的气氛冲淡了不少。
不大的黝黑陶罐里,装的是市面上能买到最好的兰陵。陶罐此时放在热水里,有一位婢子专门看着,陶罐中美酒温到恰到好处,便会用提子把酒打出来,逐个灌满席间的酒壶。随后,把冰冷的酒水倒进去,继续用热水温着。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罗兄一句就道尽了这兰陵美酒的好处啊”卢凌饮完杯中的酒,笑着夸赞道。罗彦当初在天然居送别时候念出来的诗,这些年随着他那几位同窗逐个得势,也逐渐为人所知。
郑元朗也近乎开玩笑地称赞道:“当年罗助教可是这长安城多少酒家心里的香饽饽啊。一句‘新丰美酒斗十千’,市中游侠儿多有跟风者。随后又是这‘兰陵美酒郁金香’,这些年我等都要喝不起兰陵酒,全都怨罗兄的诗让它涨了价。”
这话说的罗彦都有些不好意思,摆手谦虚说:“诸位可是捧杀我了,岂不知文章本乃天成,我等不过妙手偶得。不是我,便是你,只是我正好碰上罢了。”
这话说的就连崔颍都笑了起来:“罗兄这前一句,乃是一妙句。只是这后一句,实在让我等羞愧,喝了这么多年酒,我怎么就没碰上。”
玩笑之间,卢凌说道:“今日我等以文会友。不如就此开始,先玩一段行酒令。”众人都点头称是,反正这会儿也已经吃的差不多了,要是再不搞点什么事情来做,岂不是白白在这里吹冷风了。
既然是卢凌提议,那么这令官自然首先要卢凌来做,因此,起头的任务就交给他了。
冥思一段时间,在众人静静的等候中,卢凌开口:“有了,五绝,定定住天涯。”说完便看向清河崔和赵郡李那一边,示意他们接。虽然卢凌没有明说,但是起头的时候,卢凌看看亭外,所以这诗明显就是在说梅花。
“定定”二字乃是俚语,写到这里,却是有些说梅花的寒苦。如今卢凌是令官,作为起头,自然是怎么能让接的人难受怎么来,所以卢凌这会儿很是得意。不过清河崔的子弟崔祯不假思索就接道:“依依向物华。”
如果说卢凌的一句是伏,那么崔祯的一句就是起,不仅对仗,而且起伏之间,道尽了梅花不畏严寒凌寒盛开的情景。
崔祯接完,就把目光转向太原王氏这桌,刚才就王竑的那个态度,清河崔早就不爽了,这个时候正好想着让这几位丢回脸。这第三可是不好接,不仅要接好,还得出奇,这样才能把刚才卢凌和崔祯的意境给补上。
这可是把王氏子弟给难住了,要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