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日短,等罗彦和崔颍回到长安,夕阳已经半入西山,昏黄的阳关将长安沿街的房子拉出长长的影子。即便是轻微地刮着寒风,下了马车罗彦也感到身上一阵刺骨的凉。好在崔颍为了照顾罗彦,也是让马车刻意停在陆府门口,倒是让罗彦少受了很多罪。
和崔颍作别,目送马车远去,跺着脚搓着手,罗彦回到了自己的屋中。
仔细思索着白天认识的这些人,也顿时没有了继续看书的心情。此番世家子弟整出来的这个文会,罗彦可不相信是一时万兴大发才有的。包括邀请的人,其实里头都是大有讲究。
像荥阳郑氏邀请的刘毅仁,和朝堂好多高官有密切的关系,这些好多可都是李世民的心腹。有了这重关系,也算是向李世民示好了。崔氏就更不用说了,从前基本都是帝党,在李世民和李建成的争斗中没见过偏向谁,因此也急需和李世民搭上线。其他的世家也一样。
想到自己在崔氏眼中居然还有这样的地位,罗彦也是有些自得。不过想起自己往后的计划,还是收起一时的得意,用最谨慎的态度对待世家的交好。
第二日罗彦回到弘文馆授课的时候,正好到了《弟子规》中“见人善,即思齐,纵去远,以渐跻。见人恶,即内省,有则改,无加警。”
其实这是化用了《论语》当中“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以及后世朱熹对此句的注解。
以前教授《千字文》的时候,每天二十个字,众多熊孩子可是一个个的都不好好学习。不过见识了罗彦的威风,还见识过尉迟宝林收拾程处弼的一幕,众多熊孩子在罗彦授课的时候可是不敢再耍滑头了。
所以即便是如今罗彦一次性就教授二十四个字,妥妥地能够让这些小家伙一天时间好好读书。不然,虽然时间过去了一个月,教授的进度也不会这么快。
看着一众孩子挨个把教授的字都写了一遍,旁边值守的褚亮学士此时也授课结束。过去两人闲聊几句,看着过完大雪节日而稍微懒散的学生们,褚亮决定让他们早早回家复习功课去。毕竟今天教授的时间已经很长了,要是还让这些人继续看书,也是不现实的事情。
听到不用再继续温习功课,不论大小,都开始面露喜色。只等褚亮一走,顿时就闹哄哄地。
罗彦正准备回去呢,反正这都下学了,这么冷的天,还呆在这里,空旷的弘文馆就剩下自己一个人,还得劳烦值守的护卫跟着受累,多不好。
刚要抬脚,却是被屈突诠给拦住了:“罗兄,话说你昨日参加文会,今日也不会拒绝我等邀约吧?”
眼看屈突诠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