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菜上来的很快,不消半个时辰,满满一桌看着就食欲大增的佳肴就呈现在罗彦一众人面前。程处弼杜荷等几个小子,见了桌上的酒菜,这个时候已经馋的受不了了。并不是说他家里的就没有这么好,这个时候,各个府邸雇佣的名厨,水平也不一定比天然居差。差别就在于吃饭的气氛。何况,这些小家伙可是不像屈突诠这些人,以前就来过这里。
杜荷已经偷偷伸出了筷子,向着最靠近他的烤乳猪下手。金黄的猪皮上边,烤制的时候涂抹了不少蜂蜜,这会儿散发出来的味道,是何等香甜。莫说是杜荷,就连其他人,也是饿了半天,闻到这个味道都有些口水直流。
也是看出了大家的饥饿,作为座中最长的罗彦,自然是率先动筷子,同时招呼着大家开吃。
大半天的学堂生活也把这群半大小子们给饿坏了,见罗彦已近动手,也跟着毫不客气大吃,没有什么好斯文的,反正罗彦也不同其他的老夫子,全然整天把礼数挂在嘴上。
只是两刻时间,桌子上的饭菜就被消灭个精光。剩下的,就是开始喝酒了。
程处弼杜荷这等小孩子,大家自然是不放心给灌个酩酊大醉的,这就是方才罗彦叫了三坛果酒的原因。这玩意儿基本上就是男女老幼通吃,也不存在能把小孩子给灌翻的可能。
淘气的小孩子们自然是不甘心看着比自己大几岁的人喝酒的,不见程处弼趁着众人没有注意,偷偷倒了一杯兰陵,正准备往自己的嘴里倒呢,结果就被杜荷给发现了。好奇心谁都有,杜荷自然也不肯放过这样满足好奇心的机会,当下就和程处弼抢夺起酒杯。
最终,这酒非但没喝成,反倒是把两人的衣服都给淋湿了。气的两小相互瞪着眼睛,跟生死大敌一样。
小孩子们的争夺自然成了大孩子们的笑料,不过为了防止这些熊孩子偷喝,也把酒壶放到自己面前,省的这些小家伙喝醉了,还得自己等人送上门被人家老子揍。
毕竟这就是一场聚会,自然就不和昨天的文会一样,满桌子都要弄点酒令出来。何况,里头有个别人那个水准,基本上每一次都会成为喝酒的,这样一来,聚会就没啥意思了。所以长孙冲屈突诠作为学生敬了罗彦一杯以后,罗彦就立下规矩,此时此刻,这酒桌上就没有什么夫子学生,大家都是平辈论教。
罗彦的话倒是把气氛放的越发轻松。
屈突诠这货,也开始了当初他认识罗彦的经历讲述。
听到屈突诠拉着大鼓去人家集雅轩过关,一众二代们全都笑了。都说了要雅致,谁想到这货就想出这么一个办法,而且当初屈突诠那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