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二十六,腊月底的最后一次朝会,除了解决前些日子把宗室郡王降等产生的后续影响,剩下最重要的议题就是改元。
李世民继位已经有四个月了,时近新年,改元的事情自然是迫在眉睫。依照礼制,商议好名称之后,还有后续的礼仪以及恩赏,所以草草说完宗亲的事情,就开始了朝会的高潮。
第一项便是这改元的名号。
作为李世民的大舅子,长孙无忌作为吏部尚书,自然是最先出班建言:“不若名之为‘元亨’。”众人了然,本来这改元名号就非常重要,‘元亨’二字,在《易经》的大有卦解释道“其德刚健而文明,应乎天而时行,是以元亨。”就是说李世民登基是应天之大义,时行而无违。
这事就是个给李世民说好话的事情,所以大凡是有点学问的,这个时候都要显摆一下。
长孙无忌这‘元亨’二字,就先把想着说‘咸亨’的统统踢出局了。‘咸亨’出自坤卦,正儿八经在《易经》里头内容靠前,也是最容易想到的,意为以地之大,厚德载物。但是长孙无忌连老天都说出来了,说地的就有些格调太低。
裴寂也不甘寂寞,说道:“不若以祥符为名。天之所与必先赐以符瑞,盛世仁君,岂不天赐乎?”裴寂虽然说得有些道理,只是相比长孙无忌的‘元亨’,似乎是还差了一点,不过比什么‘咸亨’之类倒是好了很多。
又有礼部的一位侍郎出来,向李世民建议说:“陛下何不以‘正玄’为号,以示祖宗之尊隆,子孙之德盛。”这是化用了李世民和他老子尊老子位祖先的事情,也是有位李世民正名的意思。
随后有些官员也出班讲述了自己的建议,这让李世民开始头疼了。
一开始长孙无忌的建议他觉得不错,但是随即冒出来的几个,也不差,究竟选择什么,李世民有些拿不定注意。
见李世民还有些犹豫,罗彦出班说道:“不若名之‘贞观’。”秉承反正自己不说,也会有别人说的想法,罗彦把记忆中很是深刻的这两个字说出了口。天地之道,贞观者也。意思就是天地之理以正视人。
这样的建议,自然是也获得了不少人的暗自称赞。同样是出自《易经》,罗彦的这句绝对是比长孙无忌的那句好多了。回到自己的位置,罗彦看到有不少的官员开始点头,显然,他们这是表示赞同。
接下来,自然是要看李世民的,但是这么多感觉不错的年号拿出来,想让李世民选择一个,还真的很是困难。沉吟了一段时间,李世民还是很犹豫到底选择哪一个。良久,他选择了放弃自己选择。
既然李世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