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想不到的赏赐
静候着新年到来,依旧是没有爆竹声声,更漏里的水滴一点一点落下,催促着子时到来。陆德明的儿子陆敦信此时任徽州的刺史,作为一地长官,必须在大朝会的时候来京述职,因此赶在腊月二十九的时候,罗彦见到了这位闻名已经五年的师兄。
陆敦信的年龄并不大,也就三十四五左右。在家中,无需像外边穿着那么正式,此时正式一袭青衫,伴着那发自骨子里头的儒雅,便和陆德明一样的和蔼可亲。
早就二十九那天,两人就在陆德明的介绍下相互认识,而且一边罗彦的大名在官场上可以说已经传遍了,而另一边罗彦作为陆德明的弟子,对于自家老师的独子,莺儿小姑娘的父亲,自然也是非常好奇。
两人一见如故。相比和陆德明整天讨论经义,罗彦和陆敦信谈起地方事务,反而觉得更加有兴趣。静静听着陆敦信不顾疲惫,说了一整天的徽州风土人情,罗彦感觉见识大增。他长这么大,也就在长安和庐州久居过。当初回庐州,虽说一路游山玩水,但是风土人情却是一点不懂。
讲完了风土人情,又开始聊起地方官的经历。相比罗彦一开始就在长安任职,陆敦信的经历可就丰富多了。对说有陆德明这个大儒老爹,但是刚开始当官的时候,品级和罗彦也差不了多少,而且还是下县的县令。
如今多少年了,升任一方刺史,陆敦信做地方官的经验可以算得上丰富了。师兄弟如此的熟络,自然让陆德明也是异常开心。
就这样在一片温馨的气氛中罗彦度过了他在大唐的第五个新年。
次日一大早,罗彦和陆敦信就赶着去早朝了。正月初一大朝会,各地长官都要入京城参会,汇报过去一年的各项成绩,总结得失,同时向皇帝进献贺表。这个时候的人是分外多,要是不早点出门,进皇宫都要熬一段时间。
好在罗彦本身就是个清闲的官职,工作一直由秘书监代管,反而是兼职的弘文馆助教成了正业,所以罗彦只需要带一份贺表就可以了。有人作伴,这会儿走路也不觉得闷,都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到了宫门前头,不过两人官职不一样,站的地方也不一样,所以就此分开。
庄严的朝堂,当李世民一袭龙袍盛装,缓缓走向龙床,一时间鼓乐齐鸣。而在这雅乐中,众臣三拜,进献贺表。
作为登上皇位的第一个大朝会,李世民也表现的异常激动。涉及到改元,所以接受了大臣们的贺表以后,李世民让礼官祝告上天以后,就吩咐宣读改元的圣旨。
对于这样一个时刻,罗彦内心满满都是激动。名扬千古的盛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