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几天,果真如同罗彦所料,陆府来往的人不少。
陆府现在住的可是两尊大神,一位当代大儒,教过的学生成百上千,还是当朝太子的老师;另一位也别说了,虽然就是个小小的著作郎,这个官职放在长安城里就像石子投入大海,浪花都翻不起一朵,但是这位比之前那位更狠,李世民的铁杆,众多官二代的老师。
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这师徒俩真的是青出于蓝了。当然,仅仅是说官场上的事情。
这不,李世民初二这天,就差人给陆德明送来了新年贺礼。李世民的贺礼前脚送到,太子李承乾的贺礼随后就跟着来了。陆府寂静的清晨被两批内侍打破以后,就再也没有恢复宁静。秦王旧部紧随着就来了不少人,而且都是备了双份的礼物。
没办法,李世民封赏的宅邸在初六各部休假结束以后,才会交接给罗彦,在此之前,罗彦也只能等着,乖乖在陆府过年了。
这些人一来就是一大片,整个陆府的正堂就被坐满了,婢子们奉上茶以后,悄悄退去,留给这些人充分的叙旧空间。陆夫子的人气不是盖的,这会儿老中青三代聚在一堂,诉说着当年往事,屋内一片和乐。
聊了半天,在一起吃过饭以后,才一起告辞。
罗彦和陆敦信把众人送出府门的时候,接到了众人给他的第二份礼物。
只见房杜长孙无忌以及程知节尉迟恭这些人,齐齐地对罗彦道了声谢。这可是把罗彦给弄懵了,也没见最近个这些人弄了什么好处啊,从来没见过这些人这么客气。所以很是疑惑地问道:“诸位这是怎么了,没见过有这么客气啊。尉迟将军道谢我理解,但是程将军你跟着凑什么热闹。还有,房中书,杜尚书你们,怎么也跟着瞎起哄啊。”
虽然抱着疑惑,但是罗彦可成心想损一下尉迟恭。这货实在太没有节操了,居然让他那快二十的儿子叫自己叔叔,这都什么人啊这是。
罗彦的话把尉迟恭给惹得恼羞成怒,大喊道:“姓罗的,别蹬鼻子上脸,老子谢你是谢了,该揍你还是得揍。”分明就是想要把罗彦暴打一顿的节奏。
还好周围一群武将把他给拦着,接着杜如晦作为这些人的代表,出来和罗彦解释道:“进之啊,丈夫独爱幼子,我等爵位,将来必然是要继承给长子的。其他儿孙就什么都没有了。陛下把我等的儿孙送往弘文馆,什么意思大家都知道。但是送进去是一回事,他们能不能学到东西是另一回事。休假这几日,在弘文馆读书的几个孩子行事都异于往常,比以前懂事多了。我等仔细一问,原来是进之的功劳。”
程知节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