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的话,可是着实把诸多的大臣都惊呆了。李艺是什么人?那可是手握重兵的一方权臣,而且他手下的兵战斗力都异常强悍。他造反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不错,就在刚才传来的急报,他已经率重兵占领了豳州,此时此刻豳州长史赵慈浩落入他的手中。”李世民的脸色异常难看。
得到了李世民的确认一时之间大殿之中似乎是炸了锅。还没安生几天呢,这会儿又出事了。
望着大殿中相互交头接耳的人们,李世民说道:“事情已经不可挽回,这一仗,是不打也得打,当务之急就是选出统兵将领,火速赶往豳州。我等早一刻做出决定,百姓就早一刻得到解救,大唐也早一刻得到安定。”
根本不用思考,一众武将纷纷站起来,请命前往。这里头,秦琼侯君集程知节这些近年来没有上过战场的将军声音最大。前些时候突厥入侵,是尉迟恭占了大便宜。而且论功的时候尉迟恭又排在他们前面,这当然就引起他们不服。
奈何如今秦琼身体日渐虚弱,即便是领兵也不能进行正面的战争。侯君集就更不用说了,他这会儿还没有向李靖学习兵法,在武将里边不论是武艺还是谋略他都不算是太突出。
摆摆手按下众将的请战,李世民说道:“这次还是敬德前去,除此之外,李艺大军所过之处政局动荡,着辅机一同前往。一旦李艺兵败,迅速安抚沿路各地官员,勿要别生事端。沿路要是有敢不听号令者,无需上报,杀无赦。”说到这里李世民也是杀气腾腾。
见李世民已经有了决断,众将也不再抢功,静静等候接下来的安排。
“朝中做好李艺的处置准备,稍候我会立即下诏,宣布李艺谋逆。”做好了这些准备,李世民停顿了以下,问道:“可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诸位畅所欲言。”
只见尉迟敬德站起来唱了一诺,就说道:“陛下,微臣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陛下应允。”见尉迟恭难得向自己提条件,李世民很是爽快地回答:“尽管说来,只要是我能做到,自无不允。”
听到李世民的保证以后,尉迟敬德说道:“还请陛下把著作郎罗彦交给我作记室。”
这个要求可是不比刚才李世民说李艺造反差多少,一样的让人震惊。而且看着尉迟敬德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显然这位不是在开玩笑。
冷静下来,李世民说:“说说你的理由,进之毕竟只是个文臣,而且身兼两职,如果你只是戏弄他看,我看还是算了。他有什么地方惹了你,我让他给你赔礼道歉好了。”
李世民的话可是吧尉迟敬德给吓坏了,这要是被人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