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四更时分,尉迟恭就叫起士卒,埋锅造饭。毕竟是冬天,要是在这种冰冷的帐篷里头睡太久了,身体冻伤都是小事,一睡不起那都很是正常。何况,在尉迟恭的预算里头,趁着急行军,到了地方也不过就是正午时分,到时候天气还暖和一点。
早饭过后,喝上士卒递过来的一大碗姜汤,罗彦和长孙无忌翻身上马,跟在尉迟恭身后急驰而去。
分兵的事情在昨晚已经定好了,但是尉迟恭依旧是带领着大部队前往豳州。其实尉迟恭觉得,分兵也就是为了以防万一,按照罗彦的计策,十拿九稳地就能把李艺给当场擒获。显然这位也是高看了罗彦。
到达豳州,如同尉迟敬德计算的一样,恰好正午时分,虽然天气还是很冷,不过空气被太阳晒着,还觉得有点暖烘烘的。趁着士卒们还没有力竭,尉迟恭立刻组织安营扎寨埋锅造饭。别的不说,姜汤先要来一碗。就算是尉迟恭自己,这会儿在马上吹了半天冷风,也觉得有些受不了。
对于尉迟恭军事上的才能,罗彦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像这等小细节,要是给罗彦,怎么也不会想到,而且对于行军的路程估算,这也是需要将领对于很多方面都有正确的判断才可以做到的。
罗彦刚想着回去好好休息一下,虽说自己会马术,但是骑了半天马,身体确实有些吃不消。这要是再来这么一下子,罗彦觉得自己可以去死了。
不过这个美好的愿望注定要被打破,还没等他到自己的营帐前头,就被尉迟恭派人把他请回了中军帐。方略既然定下,接下来就剩下实行了。
没想到的是李艺为了彻底防卫,居然限制了豳州城进出。这下子原本想让人混入找赵慈浩的计划就行不通了,那么剩下的只有强攻一道了。
想了想,罗彦说道:“不如把强攻改为是佯攻。我等不需要再去派人手告知这两人了,佯攻一次,告诉他们我等来了就好了。”
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不过就是刚才因为没有了进城的机会,直接就把里头两人也给放弃了,寄希望于他人,不如自己等人好好的干一场。人这么多,强攻几次迟早能把城池拿下来。
“稍事歇息,大军派出一部分做进攻态势,其余人等全都在帐篷内休息。到了傍晚时分,做饭的时候,拍休息好的一部分上去佯攻一番。等到明日,想必就会有结果。”罗彦嘴角含笑,阻止了尉迟恭强攻的打算。
其实现在强攻除了多死些人,没啥好处。李艺虽然占领豳州不久,但是一应的防御设施都已经准备好了,远远望去,城头燃烧的火焰,就不是平时能够看到的。己方还是疲惫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