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摸申时末,太阳已经离西山头越来越近,豳州城外没有高山遮挡,也不见茂密的丛林,晚风吹来,扬起地上的雪屑,吹在人身上似是刀子在扎一样。在帐篷外头轮换的士卒,半个时辰就轮换一拨,为了保证战斗力,还不停喝着姜汤。
眼见酉时将近,尉迟敬德下令火头军开始做饭,酉时中开始攻城。呆会的佯攻,要是敌人反抗强烈,没有什么希望,自然就是佯攻。要是敌人守在城头的力量太过薄弱,尉迟恭也不想放过这样一个立马攻入城池的机会。
毕竟干啥都是需要专业的,火头军只是三刻时间,已经做好热腾腾的饭菜,分发给各营的军士。寒冷的天气催着人狼吞虎咽地吃饭,晚饭过后,还距离尉迟恭预定的时间有一会功夫。
对于长孙无忌和罗彦两人,尉迟恭想了想,还是告诉他俩:“两位还是在中军大营里头呆一会吧,我等去去就来,呆会儿太阳落了,近距离厮杀,要是两位出了什么意外,我也不好像陛下交代。”
反正就是不让罗彦和长孙无忌两人参与到这次佯攻当中。
罗彦看着尉迟敬德笑嘻嘻地说道:“尉迟将军忘了我的本事,带上我,绝对不给你添麻烦。”说完,得意地看了长孙无忌一眼。
对于罗彦的孩子气,长孙无忌也是一阵无奈,不过战场长孙无忌也见的多了,所以这会儿也跟尉迟恭说道:“不若我也随你去吧,战场我又不是没上过,当初山东我和敬德你也一起在前线多少次了,没见过有什么事情。你的本事我还是相信的。”
抓抓脑门子,尉迟敬德想想说道:“带你们两个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甲胄必须穿上。呆会儿要是攻城,你们就呆在我的身边,哪里也不要去。尤其是你……”指指罗彦,尉迟恭说道:“我知道你有武艺在身,但是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平地里和一两个人打斗,你是稳赢。但是这里明枪暗箭,小子要是敢乱来,就死定了。”淹死会水的,打死犟嘴的,这个道理尉迟敬德可是太明白了,往往战场上死的最多的,就是那些训练了一段时间的新兵蛋子。
见人家如此警告,罗彦也不犟嘴,说道:“我等只不过是去看看情况,就我这个样子,上去人家就知道是个生瓜蛋子,还不首先收拾我。放心,我可是惜命的很。”
见罗彦和长孙无忌都做了保证,尉迟敬德这才应允了两人跟去的请求。
率领集结好的队伍,尉迟敬德骑马走到了豳州城下。
刚才大军集结的时候,城门上的守军就已经看到了,看着对方远远多于白天亮出来的人数,一个副将慌忙找到了李艺,汇报城外的情况。

Copyright © 2022 3k小说网网站标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