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依照往日在弘文馆的时间,众人在辰时初就起来。待梳洗过后,吃过大厨们早早就煮好的粥,诸生自觉地依照昨天罗彦安排的顺序站好了队伍,就等着罗彦带他们上田间地头。
被树立为榜样的李承乾自然也不例外,还是穿着那身明黄色的衮服,一脸严肃地站在人群中央。
看着这些孩子们还是一身华丽的衣装,罗彦可没有事先当好人,想要彻底地体会一下民间疾苦,不给他们一点教训,怎么能成。这衣服,就成为上的第一课吧。
带领着一众学生,罗彦来到了早就规划好的农田边上。早在雪水融化的时候,这些土地就被翻过一遍,土壤也算是松散,这会儿只要用犁头犁开一道深沟,将已经切好的土豆眼均匀扔在沟中,在用铁锨将土填上,挖起旁边的土筑成一垄,就算是弄好了。
听着这个过程是异常简单的。但是做起来究竟会如何呢?
先说说扶犁的几个人。
本来这件事情要是放在这些佃户身上,那也算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了,毕竟以前是行伍出身,现在又干了好几年的农活,力气有,技巧有,经验有,自然怎么舒服怎么来。但是上了十五岁的有十来个,在佃户的示范下仅仅是做了几刻的时候,就直呼受不了。
为什么呢?
扶犁的人,必须要压着犁头,就算是前边牛走歪了,犁头也不能跟着歪。同时还要保证犁出来的土沟比较均衡。
原本在力气上边就吃了大亏的少年们,被前边的耕牛带着,就连身体都东倒西歪的,有几个人差点没摔倒。坚持下来的几个,也是仅仅过了几刻,因为没有技巧,胳膊上边力气用尽,就只能停下来了。
这些首先吃了瘪的,包括尉迟宝林长孙冲屈突诠在内,一个个这会儿也顾不上地上脏,走到田埂上顺势一坐,就不想起来了。
再看播种的。8到15岁的这些孩子,以李承乾为首,不停地往土沟里埋土豆眼,但是怎么也跟不上身后填土的佃户。被人家这样一催着,顿时也失了方寸,一个赶着一个,密密麻麻埋了许多进去。
然后也就是几刻的时间,都累得走不动了。
这会儿相对轻松的就是那些8岁以下端茶倒水的,给大孩子们送完了水,在田里头跑来跑去,有些熊孩子还拿起软泥往别人身上扔,这样的动作很快就促成了一场软泥仗。
没到中午呢,所有人都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农庄,坐在西跨院的大院当中,虽然还谨守着礼仪,但是那副狼狈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读书子弟。
让侍卫抱来早就准备好的粗布衣裳,原本在这些孩子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