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彦在万寿县使劲地折腾,但是长安城里这个时候却是炸锅了。
昨日下午,李世民将一众高官召进太极宫。很是舒服地喝了一口茶,面对着诸多的大臣,李世民说道:“弘文馆的学生,这几天就不归家了,被罗彦带到了万寿县。尔等回去安抚好家眷,不要暗自惊慌。”
李世民是说的轻松,但是下边听了他话的大臣们心里可不轻松。
那可都是自己的儿孙啊,不担心才是有鬼。最为惧内的房玄龄首先就站出来问道:“陛下,不知这罗助教带着我等孩子,去万寿县做什么,回去之后,也好有个交代。”
“嗯,是去万寿县种地。这是罗彦亲口跟我说的。”李世民也不好隐瞒,只能是把罗彦给卖了。反正这事儿本来就是他罗彦做出来的,李世民这么说是丝毫没有愧疚感——实话实说嘛。
李世民一句话就把整个大殿给点燃了,本来这些人还是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这会儿听到李世民这么说,怎么能安静的下来。
自家的儿孙是个什么德行,自己能不知道么?大小就被自己等人的内眷娇惯着,不说锦衣玉食吧,日常的生活总是有人照顾,重活粗活基本上没有干过,就算是洗脸,那也得婢子把水给端进去。这会儿你告诉我被拉去种地了?
这事儿坚决不行。不说自己同意不同意,就自己那些家眷就坚决不同意的。
大唐的妇女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地位虽说低点是没错,但是要是说闹腾,尤其是在这种时候,众大臣自己也扛不住。
所以这会儿开始就是一片求情的声音。
“陛下,我家孩儿今年方才六岁,你想,那是个能好好种田的人么?您还是让罗彦那小子把我家孩儿放回来吧。要不,您告诉我地方,我这会儿就派人接去。”程知节也不管什么礼仪了,跪在地上就是一阵假哭。
本来程处弼这个小儿他就异常疼爱,平日里都舍不得打骂。这会儿说让他去种地,小时候也经历过这个苦营生的程知节自然是万分的不愿。
不说程知节以孩子小为理由,长孙无忌也站出来:“陛下,冲儿的身体你是知道的,不算太壮实。要是被罗彦弄出个意外,我长孙家可就没啥指望了。”
关乎自己的孩子,一时之间这些后世赫赫有名的功臣们就失了方寸。
只见杜如晦咳嗽几声,也跟着说道:“陛下,微臣身体抱恙,自是希望杜荷能够时时陪伴在我身边。丈夫独爱幼子,微臣也舍不得我家那不成器的小子吃这等苦头啊。”
一时间的吵闹让李世民头大不已。这些人说的是都有道理,但是谁让自己当初就被罗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