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想仗着身份,逼迫罗彦就范,谁知道这小子会这么不按常理出牌。
眼见着内卫步步逼迫过来,有人心里头已经有些害怕,当下就不停后退,嘴里一边威胁着罗彦,一遍准备上马车打道回府。
可是这个愿望注定是无法实现了。方才还不敢出手的内卫,这会儿有人撑腰,把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气撒了出来。那些贵妇人们他们是不敢动手,但是这些人带来的车夫和小厮,没过多少时间,就被内卫给制服了。
一下子没了使唤的人手,就算是登上了马车,这些人也没有办法离开。场面瞬间就被控制住了。
罗彦也不想做的太绝,因此询问身边的林泓渐:“林中郎将,下次去京中回禀的内卫什么时候出发?”
“再有两刻就要出发,罗助教有什么吩咐?”林泓渐虽然很是佩服罗彦的雷霆手段,但是他也不笨,知道罗彦这般做法,必然是要得罪很多人,这个时候说话也没有了当初那么亲密,反而更是客套,也有些公事公办的意思。
“让他回去以后,把这里的事情如实向陛下禀报,不要漏掉丝毫细节。另外,请求陛下调兵前来,把这些官夫人们护送回京城。”罗彦把“护送”儿子说的极重。
林泓渐立马明白了,庄园里毕竟没有地方可以安置这些人,但是又怕这里的情况被这些长舌妇人们传出去。
罗彦说了护送,那就是要让士卒把这些夫人看的死死的,一直送到各自的府上。然后通过李世民施加压力,不要把这件事情早早传出去。
不论接下来有什么大风大浪,等这些孩子的锻炼结束以后再说。
半个时辰以后,接到回禀的李世民肺都被气炸了。
朝廷上边闹腾也就罢了,居然还有人跑到万寿县去闹。这真要被有心人利用,那群孩子的安全可就真的成了大问题。当即就应允了罗彦带来的请求,出动了上百羽林卫,飞骑赶往万寿县接人。
人是派出去了,但是心里有气还是要出。这些闹事的家庭当官的爷们一个都没漏掉,全都被李世民请到休息的殿阁中。
“就在刚才,内卫传来消息,有人的家眷居然跑到万寿县去闹事。”李世民这么一说,来的这些人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这两天本来李世民就被言官们给闹得心烦,谁想到还出了这档子事情。
于是慌忙就向李世民请罪。这里头也就个别几个胸有成竹的,虽然躬身请罪,但是其实心里可是笑开了花。
比如,程知节。
程知节的夫人乃是一县令的女儿,如今因为生下程处弼以后身体虚弱,最近都卧病在床,根本不可能有出去的机